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ST红与白的搜查档案][白赤白]连廊 01

*妈蛋今天被新的一集ST萌哭惹,忍不住又摸了个坑,应该很短,为了短只带白赤两个人玩儿!但是由于负罪感我先去码(查)了三(三)百(刻)字(钟)人(核)为(武)淘(资)汰(料),然后感受到了罪恶感的减轻我才摸开了新文档(X)
【我就不该玩儿高大上的paro的原作设定多好写!!】
*案件有根据真实事件改写,不过我敢赌没人知道原案件。理想状态四发完结不过我是个话唠爆字才是常态。
*推理分析急救常识一窍不通,一切都在陈年旧案基础上胡编乱造。
*题目先随便起了一个写着写着点不了题了再换(如何给作文正确命名)
*ST可萌可基安利真的不来一发吗?!


“……所以说池田管理官是真的很为难啊,我也不是要ST成员们全盘改变自己的性格,只是希望你们在全局警务大会这种人多的场合稍微收敛一点好给他一点面子,毕竟我们是同期老是给他添麻烦我真的很为难啊……
“赤城桑你有在听吗?!”
好吵,吵死了,为什么我要在非工作日没有案情也不需要问询的时候跟头儿出门。完全无视了身旁青年的喋喋不休,ST科学特搜班实际上的leader赤城左门正在为他鬼使神差的不坚定了一回的家里蹲立场而懊丧不已。
“赤城桑!!!你再这样下去我、身为头儿的我真的会生气的噢!!!”
无所谓,反正你又不会真的生气。
擅长推理案情的ST成员们早就集体洞悉了他们名义上的captain百合根友久的弱气脾性,即使人类恐惧症如赤城也知道百合根是个柔软好欺的老实人。但说实话,如果让他像罗列案情要点一样列出“人类恐惧症重度患者赤城左门能够与普通人类百合根友久相处共事的100个理由”的话,他完全做不到。
弱气,柔软,冲动,明明一手好枪法却能被嫌犯轻易掀翻在地,但又会突然说出让人胃部烧得暖烘烘的,会突然想去拥抱他的话。
“赤城桑!!!”
“啊啊啊!!!!!救人啊!!!!!”
百合根气恼的喊声和女性的尖叫重叠起来,赤城收回了心思,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向着声源跑去。
几乎是在看清尖叫的人的一瞬间就能判断清楚的案情。没跑几步就看到了河面上高高的拉索桥靠近他们一侧正下方的不寻常水纹,桥面距水面有相当距离,这里的河道并不开阔但根据河水流速来看应当具有一定深度,在加上十月份已经相当有寒意的水温,比起专业搜救也许可以直接联络专业打捞人士了。
以上想法在天才人士赤城左门的脑中只花了瞬息便分析出了结论。然而当他扭过头想对百合根下达正确指示时却发现他的头儿已经甩下了肩上背着的公文包,带着刚才跑来未平歇的急喘“扑通“一声扎进了深秋的河流。
“……笨蛋头儿。“

百河根友久几乎是在跳进河的一瞬间就发现了自己的莽撞。
河水很冷还有点急,他虽然会游泳但并不能说是游泳健将,离落水地点也有一段距离,他实在没有多少信心将落水者平安带到岸上。
但好在他不是一个人。赤城会联络救护帮助的,那个人虽然毒舌又别扭,但其实有着比谁都强的责任心。有他在后方,自己只要勇敢向前就行。所以对于这一次自己的鲁莽,百合根毫不后悔。他尽自己全部所能地划开寒冷的河水,向着落水者游去。
“振作一点啊!“
百合根够到了落水者,他把落水者的头仰起来,发现落水者的情况很不乐观,意识似乎已经不清醒了,也没有出现攀抓救援者的反应,脉搏也十分虚弱,他急忙开始往回游。
多了一个人的份量,往回游的过程十分不轻松,终于上岸之后他几乎是立刻瘫倒在地,看着赤城迅速熟练地将落水者从他臂弯里摘出去进行抢救,与此同时河段所属搜救队也赶到了。然而最终他们只能和百合根一起,看着赤城抬起头冲着他们摇了摇,随即又低下头,轻声询问落水者: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儿?“
落水的人是名年轻的男孩,即使是这种时刻也能看出他脸上的稚气。赤城的问题似乎触动了他哪里,他气若游丝却又异常清晰地吐字:“……佐…佐间久……莲…漆川……高中………“
说到这里时少年艰难地睁开双眼,漆黑的瞳孔里映着天空。
“三年…A…班…………“
最后的尾音消散在空气中,回光返照时间告罄,少年的瞳孔彻底涣散了。
百合根友久一身河水的腥气,攥紧了手掌下混着草根的湿滑河泥,抽着气哭了出来。

“这不对。”赤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百合根旁边,看着搜救人员把佐间久装殓起来,忍不住开了口,“虽然从骨骼外貌来看他应该不到二十岁,但现在是普通高中上课时间而他的衣着虽然学生气重却不是制服。手腕处有表面平整的深褐色灼伤痕迹,推测应该是高锰酸钾灼伤。如果是高中生做制取氧气实验的话公立中学一般不会也没有条件严格按规章操作要求学生戴手套操作,那么灼伤部位应该在手掌手指之类容易不慎接触高锰酸钾粉末的部位才对。只有化学、药学、生物学一类专业的大学生才会在戴着手套用高锰酸钾滴定液时为了方便挽起袖子然后不慎被溅出的液滴灼伤手腕。本市没有叫漆川的河流那么漆川中学也肯定不在这里,头儿,我们立刻去检索本市有理学院医学院的大学一年级学生名单一定能找到佐间久莲的名字。头儿?”

与往常一样的详尽分析这一次没有得到与往常一样的回应。赤城叉着腰回身就看见百合根还跪在湿冷的河泥里,肩膀耸动着,似乎还在抽泣。

“头儿……”

“……对不起,能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吗?”

善断案情却不通人心的赤城左门今天也不懂百合根友久的心情,谨慎起见,他听话地离开了。 


评论 ( 21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