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ST红与白的搜查档案][白赤白]连廊 02

终于码完02……让赤城套gaki装是私心,虽然说新一集赤城桑轻轻松松就出县办案了打脸好疼QAQ

“佐间久莲,19岁,本市第一大学生物系一年生。死因是高处落水冲击导致的内脏损伤。桥上监控显示他是自己脱下鞋子跳河自杀的,案情明明白白。我们已经通知了他的家人,就在邻县,大概下午就会来确认身份领取遗体。”
“谢谢。”
菊川吾郎把一叠材料递给百合根,“你也不用再自责了,那种情况你能把人捞上岸问到身份已经帮上大忙了,就算你在他跳河时就等在下面接着也救不回冲击伤的。”
“我知道啊,“百合根抹了一把脸,“可是亲眼看着那个孩子……谁都没办法接受吧……”
“赤城那个家伙肯定没问题吧?”
“……别说得好像赤城桑没有心似的。”
“诶,难道有吗?”闻言菊川睁大双眼摊开双手故作吃惊状,但他的动作没能传达给观众,百合根依旧低着头,他暗自懊悔是不是说错话了,但刚想开口补救就收到了回应。
“有的啊,即使是赤城桑也会对犯人说出‘我理解你’这样的心情。”百合根埋在手掌里的脑袋晃了晃,“可是他总是能转眼就又开始滔滔不绝地分析案情,就好像虽然他能理解却始终不会被过分影响……似乎这样才是刑警应有的素质,但是我总觉得这样不好……”
菊川拍拍他的肩膀,“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三枝先生觉得你适合这个位子了,你是赤城的老妈吧?
“好了,别想那家伙了,下午还要见死者家属呢,打起精神来吧。”

不论死因如何,亲人去世永远是难以跨过的伤痛,在这种伤痛下做出不理智的举动也是常有的事。所幸佐间久的家人不属于这一行列,他们难掩悲恸但仍然克制有礼地完成了认领遗体登记死亡等一系列手续,甚至还主动找到百合根对他的救援表示了感谢。互相鞠躬道别后百合根看着佐间久一家转身离开,走出十米开外后佐间久太太的背影侧向了她的丈夫,佐间久先生伸出手将妻子的头揽在肩上,侧过头去同她说着什么。他另一只手里牵着的幼子抬头仰视他的爸爸妈妈,随后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仍立在警视厅门口的百合根。
百合根迎着这道幼小的视线,再一次深深地弯下腰。
他下了一个决定。

独自在家享受独居时光的赤城左门觉得现在在家里越来越不如以前舒心了。要么没有案子,要么案子来了还得打开三重大门亲自跑到案发地点去收集情报,也不是说就那么讨厌外出办案,但是逐渐增加的外出时间无疑缩减了他对居所经营的时间预算。现在他的屋子不再像以前那样是一个独立的、完美的、赤城左门式的情报分析王国,他为了提高主机分析效率而听取建议多加了警视厅ST工作室里“赤城左门领域”这么个新的CPU,然后现在他突然发现附属CPU的运算任务份额似乎超过了预计。
“果然不该把gaki丢在外面的……”
一匹独狼思索了一会儿,断定自己是因为把分身随意寄存在不靠谱营业场所而导致系统资源分配混乱。正当他思索是立刻出门迎回保护神还是等下次和头儿吃饭时让头儿帮他扛回来时他的手机响了一声,赤城划开页面,发现是一封来自百合根的邮件。
“主题:接下来几天麻烦了
“我决定请假明天去一趟邻县,应该不超过三天,这几天ST的工作就麻烦赤城桑领导了,请和菊川好好相处。
“ps.请一定不要为难菊川!”
赤城左门草草看完几行文字,切换到号码薄,果断播通了菊川吾郎的电话。

清晨的站台上人不算多,毕竟离高峰期还有相当一段时间。百合根带着小型拉杆箱站在月台上,他昨晚睡得不算太好,但是现在确出奇地一点都不觉得困,顶着清晨的寒意望向电车入站的方向。到漆川高中所在地只有三刻钟左右的车程,但是却和以往的任意一次短途旅行都不同。向松户递交请假申请时百合根做好了被责难乃至不被批准的准备,但是总是以严厉面孔示人的理事官却只是批准了申请后要求他记得及时销假而已,整个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昨天并不是自己与ST轮值的日子,赤城在陪同运送遗体回警视厅确认完死因后连报告结果都没看就回家了,百合根请完假后想了想给他发了封邮件通知了自己的暂离,考虑到之前自己情绪低落时某人连死亡确认书都推给菊川写的事情,仅管知道多半没有用但还是在邮件末尾叮嘱了两遍不要太过为难菊川。自己大概真的有点像赤城桑的老妈了,百合根苦笑着想,不知道赤城桑看到邮件会不会嫌他烦人。
正出神就感觉肩膀被拍了拍,百合根回过头,差点被毫无心理准备就出现在眼前的红绿二色的猎奇布偶吓得跌坐在地。
“赤、赤城桑!!!”
都怪自己光顾着胡思乱想没注意周围,明明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指指点点了都没发现。百合根看看四下虽然不多却已经开始呈包围状的人们,咬咬牙一把拉过被他猜出填充物开心的敬了个礼的等人大布偶gaki,躲进了洗手间。
钻进空无一人男洗手间后百合根不顾gaki的挣扎,强硬地把赤城的脑袋从它里面剥了出来。
“赤城桑你在干什么啊!!!套着布偶装大清早跑到车站来不怕吓到人吗?不对你穿成这样工作人员怎么放你进来的,还有检票口,gaki通不过检票口的吧?!赤城桑你是怎么做到的……”
“还没到早晚交班时间这种非热门车站的工作人员现在连头熊跑进来恐怕都发现不了,检票口我趴在上面滚过来的--”
“滚、滚过来?!”
“……头儿你的重点总结能力还是一样令人担忧。”
“不是,那些都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赤城桑你此时此刻为什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因为放着笨蛋头儿一个人跑出去查案肯定会空耗时间还找不出原因,到时候万一有案子上头却以头儿不在为由不让ST参与调查怎么办?!”
“我最多三天哪怕什么都没查到也会回来的!”
“我出马的话一天不到保证把那个小鬼的自杀原因查的清清楚楚!”
“诶?赤城桑……出马?”
百合根愣住了,赤城这是……一起去调查?赤城正忙着完全从gaki中摆脱出来,发现百合根愣愣地望着自己,啧了一声不耐烦地开了口:
“我陪你一块儿过去。别傻站着了还不快点来帮忙!!”

百合根直到上了电车才反应过来赤城这是真的要和自己一起去邻县了,刚才陪赤城桑把gaki存在车站的投币寄存箱还坐视赤城打电话让菊川上班前过来一趟拿起的一定不是自己。百合根把脑袋抵在车窗上,觉得自己没脸再见菊川了。身旁的赤城在洗手间时就用百合根行李箱里的换洗衣物替换了被gaki装闷出了汗的衣服,现在那些衣服正和gaki还有百合根的拉杆箱一起躺在寄存箱里等待着菊川的到来,而它们的主人正在催促着百合根退掉订好的旅店。百合根认命地听从了命令,赤城检查完百合根手机上的退订页面后满意地翻开了电车上提供的杂志,并没有将手机还给百合根。
“赤城桑?”
“头儿你今天眼眶周围的血管很明显显然昨晚睡得不好,既然决定了要在一天内解决事件那么头儿你的状态就绝对不能拖我后腿。
“现在,睡觉,到站了我会喊头儿的。”
百合根看着皱着眉头哗啦哗啦翻着杂志的赤城,听话地闭上了眼。


“诶不对,赤城桑怎么知道哪站下车?啊,不是,赤城桑怎么知道我在这站上车?”
“到现在才想起来问头儿你的智力……我昨天打电话问菊川的。”
“…………”
百合根第一次这般痛恨赤城的能力,可以不当天来回吗?自己实在不敢见菊川了。

评论 ( 14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