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古剑二][乐沈]逐月02(改错字,补漏段落)

*我便是没有想到居然先码好的是这边……果然摸鱼产物更的快orz
*改了一天作业眼都晕了,先爪机更下晚上上电脑改错别字→改完错字发现还漏了一段,土下座。
*背景越发清奇了

01戳这里

02


后来乐无异经常觉得自己当初收留阿夜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这位不知出身的美人安静而好相处,教养良好但却又与长安星系上流社交圈里那些人不同。他既能忍得住小黑屋里憋了月余的乐小公子的聒噪,也能奈得住乐大机械师一头扎进零件堆时一个人呆在信号不良的小行星的寂寞——有限的网速都让给了工作中的机械师,乐无异从一堆堆数据里拔出脑袋想起自己竟然忘记给病人做晚饭还把人家一个人晾了一整天时觉得整个人都要被身上那摊愧疚心化成的零件山压趴下了。他急忙起身绕过各色仪器来到工房角落的床边,意料之中的没有人在。之前在刚捡到人的兴奋中他还能控制住自己只挑点动静小的活干干免得吵醒人家,但当他把熬好了的粥端过去,乐氏出品的甜粥都没能让刚得了阿夜这么个名字的男人从被窝里钻出来看他一眼。他一气之下放下粥转身去了工作区,没见过的新式飞行器带来的灵感在他脑袋里闪着火花,没一会儿乐无异就把甜粥与新住客忘在了脑后,肆意动用起了各种工具。

现在甜粥还满满一碗地放在床边置物架上,连碗里调羹的位置都没变过。乐无异摸了摸凉透的碗沿,看着床头读物里多出来的空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呆毛都要被愁趴下了。


这里可真小,沈夜裹着外袍坐在损毁的飞行器旁想到。他倒并不是不信那个乐姓机械师的话非要来亲眼确认下飞行器的现状,而是这颗小行星实在是太小了,他的意外坠落现场占据了大半的表面积,除开那个年轻人的机械室,他坐在哪儿恐怕都可以说是坐在飞行器遗骸的旁边。从年轻人床头抽出的星图册摊开在他膝头,沈夜生疏而艰难地对照着上面的照片辨认稀薄的人工保护层外大朵大朵绚烂的极度相似的星云们。

他可从来都不擅长这些。

他只会那些晦涩的大段华丽词藻,向神祝祷,取悦神,从神明处获得力量,命令那些被禁锢在机械中的灵魂听从他的指令。他应该对着星图仪吟颂只在祭司间流传的神的语言,然后机械的囚犯会用介于叹息与哭泣间的声调回答他的所有疑问。

“若有一日,我的灵魂也被剥离囚于一具机械之中,终日只能听见祭司的吟诵祈祷,师尊……您会如何待我?”

沈夜的手蓦地抽搐了一下,星图沿着他的袍子滑落,被一只指甲修得干净平整的手拾起。

“这本图册是十年前出版的,制作精美但是准确度已经跟不上时代了,我把它放在床头是为了怀念童年,待会儿给你找本最新的。

“现在来喝点粥吧?我手艺很好的。”

迎着年轻人期待的眼神,沈夜拒绝不了,对方没有问他为什么没有躺在床上休息,为什么拿着星图册跑到室外,年轻的机械师只是带着一种超过他自身年龄式的包容,把沈夜忽略在床头的食物递给他。沈夜无法拒绝,接过温热的粥,顶着对方的注视吃了一口。

“很……”他看着乐无异星空下显得更亮的浅色眼珠,斟酌了一下自己的措辞来描述“食物”这种陌生的物品,他依稀记得小曦常用的形容:“很甜……”

乐无异的眼睛弯成了两枚琥珀色的月牙。

沈夜顿了一顿,有些生疏地补充道:“很…好吃……谢谢。”

听到他的回答,乐无异笑出了一口白牙:“明天再弄给你吃。跟了本机械师,以后好吃的少不了你的。”然后乐无异带着自己才知道的忐忑喊出了那个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回应的名字:“阿夜。”

“……好。”


乐无异觉得阿夜真是个好人,虽然看上去不苟言笑还会把自己闷在被子里装死不理他,但是被投喂了甜粥就立马坦率地承认了甜粥的美味,能被乐氏美食攻略的都是好人。乐大机械师哼着歌麻利地在功能齐全的厨房兼餐厅里弄好了四菜一汤,招呼阿夜过来吃晚饭。

然后好人立马就露馅了。

乐无异的呆毛在听到阿夜夸奖完了甜咸各异的四道菜“很甜很香很好吃”又对着他煨了一个半小时的玉米排骨煲重复了一遍上述形容后彻底耷拉了下来。他算是明白了,这位不明身份的天降来客前半生大约真的是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外美人。

“阿夜你……”他叹了口气,“不用勉强自己夸我了。”

然后他接着愤懑不平地嘟嘟囔囔:“阿夜你以前待的地方都不用吃饭的是吧?是用营养剂代替还是自体代谢循环休眠舱?长安星系那边也是每年都有那么几个政客、科学家嚷嚷要用‘高效科学的生活方式’来取代‘效率低下使人耽于安逸’的传统烹饪文化,他们哪懂吃货的艺术!!

“但是看阿夜你这样,肯定是来自已经淘汰了饮食文化的地方吧……你要是不适应的话没关系,虽然要我去配那种口味全是假的毫无意义的营养药剂是不可能的,但是做个休眠舱给你还是难不倒本机械师的。”

乐无异看着阿夜捧着汤碗听完了他的絮叨,然后微微蹙了下眉头,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我们那里……确实是不需要进食的。我只吃过一次‘食物’,我有一个…晚辈,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食物的做法非要试试。成品的味道十分的……一言难尽。

“吃了他的菜以后我这么多年再没想过试试吃些什么。”说到这里阿夜似乎是浅笑了一下,险些晃花乐无异的眼。他端起汤碗慢条斯理地把那小小一盅带着排骨的鲜香和玉米的清甜的靓汤喝完,然后补充了最后一句话。

“而现在我很期待明天的早饭。”

一击必杀。

乐无异捂着自己精神抖擞迎风招展的呆毛,感觉自己没救了。


评论 ( 11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