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古剑二][乐沈]逐月03(改错字,添注释)

*爆肝啦!!从没想过我还有日更的一天啊!!两小时两千字啊!!!被自己的手速感动哭了啊!!!
*依旧是爪机先更明天能用电脑上网了再来改错别字←错字终于改了,注释也添上了
*情节终于有进展了看到飘扬的flag了吗!!

02戳这里


03


同居生活的磨合期短的惊人。下一班物资船还没有来,沈夜对食物的形容词词汇量就已经突飞猛进到了受饮食文明熏陶二十年的人会有的程度。(仅限于正面意义的形容词,乐无异至今没给他机会拓展一下负面意义的。)乐无异还依约给他找来了最新版的星图全册,新出版的书籍用了新型材料,所收录的星云都有立体视觉效果,但是在字典词条一样冷冰冰的排版布局下还不如十年前那本传统材料上印刷出来的显得瑰丽生动。

当然好处也是有的。

沈夜对照着图册上的详尽说明,一一确认了目力所能及范围内的天体群落。说不出是庆幸还是失望,他意料之中的没有找到他要找的那颗星球或者那颗星球附近的任何可辨认天体,他不知道这里离流月到底有多远。

“事到如今,还想这些做什么呢。”沈夜心想,“小曦不会有事,沧溟的状况已经不可能更糟,瞳自保毫无问题,华月……没人会去为难一个傀儡。我回去真的有意义吗?”

衣食合意,每天都在忙着不那么熟悉但也没有太大问题的事情的日子似乎有消磨意志的奇效。流月城气候苦寒,再加上族民代谢速度缓慢,一直用的休眠舱进行营养补给,少有的食物如小曦最爱的金丝果酱一直是庶民无法企及的奢侈品。沈夜有记忆以来一直被严格管束着长大,从来不曾沾过食物,也从来不曾卸下肩头重任,是以从来不曾猜到温暖美味的食物和无所事事的安逸竟然能让他动摇至此。

他合上星图册,对着面前的飞行器遗骸陷入了沉思。

“喂!那边那个穿黑衣服的四条眉毛!!!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二首领呢?我警告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已经被八门激光炮两门粒子炮瞄准了知道没!!!”


“误会!都是误会啊哈哈!!二首领你不要生气……”

“都说了我不是你们的二首领!你回去跟你首领说再让你们这么叫我我就再也不喊他大哥了!!!还有你们那些装备!你们要真一炮轰下来我这小行星就完了!我的作品们可都在工房里,坏了你们全狼缇都赔不起!”

“二、乐少爷我们实在不清楚情况才冒犯你朋友的,实在对不住,真不是故意的,我们都已经赔过不是了,你就别跟我们闹脾气了……”

“什么叫闹脾气我又不是小孩子!!!”

沈夜袖手围观乐无异和刚才悬在小行星人工保护层外威胁他的从属飞行器里的男人隔着通讯光屏小孩子一样吵架,很容易就能从他们吵架的内容里猜出来这是养尊处优的乐小公子的家人给他安排的物资补给船到了。

只是这船也太大了,沈夜有些无语地看向保护层外的宇宙中因为万有引力定律而不得不与小行星保持了相当距离的舰艇,而且还武装的远超运输舰该有的水准,活像一艘星际海盗的远航船。

不得不说神职人员的直觉就是靠得住。

“阿夜。”回过神来乐无异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琥珀色的眼睛带着歉意地看着他,“我哥的船不许‘狼缇’以外的人上去,麻烦你一个人等我回来了。”

沈夜有些意外:“嗯?你闭关完成要走了?”

乐无异更加意外:“诶?我没说要走啊?”

“那你上飞船做什么?”

“挑选物资啊,”乐无异答得理所当然,“我哥每次都是拉一船来让我自己挑要哪些的。”

他坦坦荡荡理直气壮,好像他哥的做法自然而然天经地义。

怎么办,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沈夜就带着这种微妙的心情目送乐无异上了他本来以为降落下来就是为了送物资的从属飞行器,乐无异说他至少要挑半天,因为除了生活必需品外他哥还给他准备了大量的制作材料和参考书籍,这些都需要他去一一挑选。他已经把今天的饭菜都准备好了,保证在明天之前回来,这期间随便阿夜在他的工房参观上网,不过要是弄坏了什么东西的话需要照价赔偿。

“估计把阿夜你囫囵卖给我的话应该能勉勉强强赔得起一个金刚力士三号的钱。”

机械师临走前笑嘻嘻地对临时同居人这样说道。沈夜一阵无语,金刚力士三号基本只在厨房给乐大厨递递食材,除了结实抗打被桌椅案几撞多少次都没事之外几乎毫无特点,用它来衡量自己的价格,真不知道应该先抗议自己的身价太低,还是先感慨乐大机械师的身价太高。


送走了乐无异沈夜转头就钻进了机械师的工房。这几天一来乐无异几乎除了和沈夜一起的时候都呆在工房里,二来沈夜也忙着确定自己所在的星球的位置,他对这里的一切都不了解,在主人还在的情况下不敢轻易尝试动用陌生星系的科技产品,万一被追问出身沈夜没有把握能编得天衣无缝。

现在正是绝佳的机会,沈夜打量着偌大工房里的各种装置设备,至少半天的时间,他站定,深吸一口气,开始咏唱繁复的祭文。

前海盗船里正在挑选书籍的乐无异晃了晃神。

“喵了个咪,”他有点失落地想,“怎么突然感觉师父回来了似的。”

他甩甩头,发现刚刚晃神时手一滑搭到了本来想拿的书旁边的书上。

“《银河铁道之夜》。”乐无异念出书脊上的名字,露出了带着怀念的笑容,他抽出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堆在旁边金刚力士三号端着的书堆上方。

“一起回忆童年好像是增进感情的好办法。”

乐无异美滋滋地想着,带着金刚力士三号向着下一个书架走去。


沈夜停止了咏唱。

没有作用,这里的机械没有魂灵①,它们没有回答祭司的呼唤,所有的机械都和沈夜刚进门时毫无区别,运转中的还在运转,静止的仍是静止。

但是沈夜总觉得感受到了微弱的共鸣。

“师尊,你觉得是先有机械还是先有魂灵?是机械运作与人交互产生了魂灵,还是人们为了让机械回应呼唤而将魂灵禁锢于机械中?”

为师也不知道。沈夜向着工房深处,他隐约感到回应的地方走去,坚持不肯换下的祭司黑袍在身后迤逦出一片漆黑的阴翳。我从未见过没有魂灵的机械。

“那么廉贞祭司呢?当一个机械魂灵掌握了祭祀语,一个能够命令魂灵的魂灵……我们如何能够判定她只是个魂灵,

“还是个人类?”

沈夜看着工房深处被妥善安置在防尘罩里的仿生机械鸟,他在鸟腹处看见了被翅羽遮住了上缘的熟悉印迹。

他唯一的弟子的徽章。


乐无异哼着歌带着满满一飞行器的物资返回小行星时看见阿夜站在他一直没来的及清理走的飞行器残骸前,他刚想上去招呼对方帮忙,黑袍的男人就转过身来直勾勾地看着他。

“乐无异,”男人的眼睛里像是有火光闪过,“你要做的举世无双的作品……是什么?”


注:①:“机械魂灵”的概念设定源于《攻壳机动队》的“Ghost”,但是和“Ghost”的意思明显不大像。具体含义很难说清,这里理解成机械所具有的类似“人格”的东西就可以。命名来源于果戈理的《死魂灵》,但是和书的内容没有什么共通,只是想到了“死魂灵”是在法律上活着事实上却死了,这里的机械魂灵也是无法界定生死的存在。


评论 ( 5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