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古剑二][乐沈]逐月04

*终于有一方知道师徒孙关系的存在了

*明明是乐沈文却每更似乎都在虐谢大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QAQ

*火亢君上线准备中


03戳这里

 

04

 

“我小时候其实不是很喜欢看书的,”乐无异边说边调试着手中的投影仪,“比起对着书本枯坐我更喜欢仗着老爹教过的几下子跟院子里的其他小孩打架。

“直到有一天我不小心把房间里我爹给我准备的小书架撞倒了,一本书正好摊开在我脚边,翻开的正好是插图页,星河间蜿蜒而过的铁路,龙胆花、白鹭、南十字。”他松开手,南十字星座与半人马座的投影出现在机械工房挑高过的房顶中央。“后来我爹经常说幸好当时我看到的是宫泽贤治的童话集,要是看到的是旁边的豪夫童话集,跟着去学做个拿人头卷心菜做大餐的厨子可怎么办。”

只用精挑细选过的正常食材做饭的大厨看了一眼唯一的听众,阿夜望着弧形房顶上的星座图,没有对他意有所指的玩笑做出反应。他对于自己突兀抛出的问题没有得到正面回答好像并没有太多不满,态度也从提出问题时隐隐有的焦灼中平静了下来,负手站在乐无异侧旁,宽大的袍袖静静地垂在衣角边。

“反正我决心当机械师是从看完《银河铁道之夜》开始的啦。虽然人类早几百年就搬离了银河系,但是啊,”乐无异张开双臂,“我对于星空和宇宙的第一印象还是那条连亲眼见过都不曾的乳汁之路。

“年幼的我执拗地认定银河是通往幸福的道路,我也曾经幸运地自以为遇上了我的柯贝内拉。我的偶像,我的导师,我的目标,他让我坚信‘只要这种验证的方法得以确立,那么信仰和化学没有什么两样’①,我们会一起贯穿起先人的智慧,尽可能的让更多的人得到幸福。

“然而和柯贝内拉一样,他也在给我指明了道路后和我失散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我知道他的理想与目标,只要我们行进在同一条道路上,就一定会有重聚的一天。所以我想做一个飞行器,也许是像他们乘坐的一样的一列火车,也许是像‘鹦鹉螺号’那样的一艘船,《酉阳杂俎》里的沦波舟听上去也很有趣。当然外表不是最关键的,和现在旅途冗长而只能到达固定传送点的星级驳船不同,我的飞行器将会是真正能够在宇宙间自由来回的移动堡垒。我会用它载着我的全部工具和书籍,到一切我所能到的需要帮助的地方去,尽我所能的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

年轻的机械师说到这里有几分羞赧地笑了,微微低头揉了揉鼻子:“我想做的举世无双的作品就是这样的飞行器。”

沈夜看着年轻人的眼睛,浅色的虹膜让他的情绪显得更加外露,他的兴奋与决心都坦坦荡荡,郑重地像在对着马杰兰星云起誓②,即使他的脸上还挂着赧然,耳根还泛着薄红,也没人能够嘲笑他既宏伟又孩子气的愿望。

“我记得你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吧,就这么把自己比作焦班尼?”

 

沈夜当然知道乐无异的柯贝内拉是谁,他欣慰又失望,并不意外又深感荒唐。离开流月时他在神血的灼烧间勉强保持着一线清醒,他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影卫背着他离开祭坛,逃出一片死寂的神殿,把他塞进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在寝殿深处的从未见过的飞行器中。他于混乱中震惊着抬头,看见那人狼狈间被打落的面具下生生露出了熟悉的笑。

“师尊,请恕弟子僭越。”

没有吟咏祭文就自己行动的傀儡,亲手扼杀从未想过还能再见的笑容。

——“若有一日,我的灵魂也被剥离囚于一具机械之中,终日只能听见祭司的吟诵祈祷,师尊……您会如何待我?”

——“如果有那样的一天,本座待你不会与其他机械傀儡有任何不同。”

被拉下双手关进飞行器紧闭的门后,听见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吟唱着命令飞行器启动后,在神血发作的痛苦中失去意识后,沈夜始终不曾弄明白救下他、送走他的到底是傀儡新生的魂灵,还是亡者归来的灵魂。

不管是谁,沈夜看着星座投影下的乐无异,谢衣大约终究还是恨着他的。

万中无一的概率,疑似徒弟做的飞行器偏就坠毁在徒孙的面前。

当真……恨我。

 

新生代的机械大师并不知道沈夜心中所想,他站在他所不认识的太师父面前,眼里映着最向往的银河的星光,像一棵迎着熹微的晨光舒展着枝桠的枞树。

“等我完成我的作品后,我就送阿夜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他观察着黑袍男人的神色,“或者,你要是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的话,愿意和我一起在宇宙里漫游吗?”

果然是你的徒弟啊,谢衣。

永远这么乐观,像年轻的疏散星团中心的蓝离散星,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高速核反应特有的亮光与高温的蓝色恒星总是能轻易吸引住观测者的目光。

沈夜避开了乐无异过分明亮的目光,“我可当不了你的第二个柯贝内拉。”

年轻人被他的敷衍激怒了:“我没想让你代替我师父!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需要引路人,我甚至不是为了我自己开口邀请你。你在我这里待了快一周了,第一次以后我再也没有开口问过你从哪儿来的,我连阿夜你的真名都不知道。”他的眼睛亮得像燃烧的蓝巨星,“你觉得是因为我的年纪小,不懂事没戒心对不对?我告诉你,不是。随便换个什么人都能看得出你状态不对,你的衣着、谈吐,你坚持做着你自己并不擅长的事……阿夜,我的确不是焦班尼,我不是普通人家的傻小子,我看得出来身居高位的人会有的气质——”

“够了!”

不能让他再说下去了,百年图谋一朝败露,少年时曾倾慕过的女子虽生犹死,最后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不得相认,过去朝夕相对的挚友对面不识,忠贞不二的下属假手他人,还有唯一一个徒弟……亲手诛杀。

只有两个人的小行星像一方与世隔绝的桃源,然而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不会因此就消失不见。

“本座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沈夜再一次感受到了锥心的无能为力,懊悔与愤怒顺着他的血管按着呼吸的节奏一次次冲刷他的全身,他想斥责乐无异再拂袖而去,让他胆大妄言的徒孙气到张口结舌,然而熟悉的灼烧感将他钉在原地。

神血再一次发作了。

 

 

注:①:出自宫泽贤治《银河铁道之夜》九、焦班尼的车票,周龙梅译版本。全句是:“但是,如果你真正用心学习,就可以通过验证来正确区别真假,只要这种验证的方法得以确立,那么信仰和化学没有什么两样。”

②:同样出自宫泽贤治《银河铁道之夜》九、焦班尼的车票,周龙梅译版本。原句是:“‘是马杰兰星云!我要为了我自己,为了母亲,为了柯贝内拉,为了大家去寻找那真正的幸福。’

“焦班尼咬紧嘴唇,仰望着马杰兰星云起身发誓——为了那最应该获得这幸福的人!”


评论 ( 4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