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ST红与白的搜查档案][白赤白]连廊 04

*动车/高铁真是个码字的好地方
*往返共计一个半小时码完这章的!!!要是平时也有这手速多好QAQ
*关于日本高中食堂里有啥我也不太清楚,随手就让他们吃乌冬面了,反正应该不可能有奶汁烤菜……

04

“所以说为什么我们要在这种时候来学生食堂啊……”百合根一手挑着狐狸乌冬里的炸豆腐一手支起档案夹挡住自己的半边脸,高中生真是可怕的生物,男生们毫不掩饰地撒发着刚剧烈运动后的雄性荷尔蒙像在标记地盘,女生们叽叽喳喳地晃着手中缀着各色装饰的手机肆无忌惮地对着他俩拍照,赤城虽然克制住了自己没有逃跑,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好像面前对着的不是一份学校食堂标准化生产的月亮乌冬而是什么可怕的黑暗料理。
“……因为、相对封闭化的小环境里、里的群体相对集中场合能够收集到平时收集不到的情报啊……啊啊啊——不行了我的胃……”
“赤城桑!!”
人类恐惧症患者的极限明显已经到了,赤城不顾百合根的深情呼唤,抛下了他跑出了学生餐厅,留下百合根独自应对满堂哄笑,百合根收回了徒劳伸出的手臂,用力地拉扯自己的头发。
“嗨,帅哥警察,刚才那个便秘脸是你上司吗?”
百合根抬起头就看见高高折起塞进腰际的裙摆下沿的暧昧阴影,他赶紧把视线上移,发现是个漂染了亚麻色大波浪卷发画着妆的标准太妹,他有苦说不出地看向四周,只听到了零星的“美亚子又出手了”、“贱人”、“离不了男人啊”之类的抱怨,围观的人群却明显地开始散去了,似乎是忌惮着这个坐在他桌子上的裙子过短的女生。
百合根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气,开了口:“……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警察的?”
被称作美亚子的女生单手绕着颈边的一绺长发,“诶——真的是警察呢,那么果然是来调查森老师的事情的吧?我就知道肯定有问题,森老师那么好,不是结衣那个bitch怎么可能会自杀嘛……”
“结衣?”听到了新出现的人物,百合根立刻追问。
“青木结衣,”女生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森老师做班主任带的那个班上的大小姐,父母全是外科医生,有事没事总缠着森老师,恶心死了。
“大家都知道的,有回她拿着一大捧作业跑去‘请教’,一直拖到部活时间结束她以为学校里没人了,就解了衣服想勾引森老师,结果被拒绝了就心生怨恨,放话说森老师要对她怎样,她也说得出口的。”
不良少女似乎把自己的火气也说出来了,扭过头骂了一串粗话,然后又转回来对着百合根耸了耸肩,“不好意思啊,我性子直,森老师是个好老师,没人不喜欢他,所以一说起这事我就激动。”她从穿的歪歪斜斜的开衫口袋里掏出和手上的水晶美甲做了同系列美容的智能机,粉紫色的水晶狐狸吊坠晃来晃去,“警察先生我们来交换邮件地址吧,这样有新的线索我可以及时联系你哦~~”

高中生真是太可怕了,赤城扶着腰躲在一楼楼梯间里的阴影处,不情不愿地承认自己之前错误估计了收集情报任务的执行难度。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手看了眼表上的时间,离午休时间结束还早,这意味着就这么出去的话随时有可能再次与高中生相遇,缺乏威胁物体的运动轨迹分析资料,赤城痛苦地决定就在这里躲到上课铃声响起,然后他就可以大摇大摆,畅通无阻地在校舍间寻找被他无情抛弃的不争气的captain。赤城捂住胃部,左顾右盼一番后刚打算盘腿坐下就听到了一阵少女特有的尖利的笑声,中间还混杂着不很文明的辱骂字眼,他低咒一声探出脑袋,正好看见五六个把校服半裙折起来的女孩子离开的背影和跌坐在走廊地上,身边撒着便当菜色的长直发女孩,她倒是没有哭泣或者呆滞,而是近乎镇静地抬手将长发别到耳后,接着稍挽起袖子动手收拾起了地上的一片狼藉,一举一动都看得出受过良好的教养。赤城犹豫要不要上前帮帮忙,但在他迟疑的时间里少女已经收拾好了地面,提起用擦过地板的布包巾勉强包起的便当盒,近乎步履轻盈地走了。
赤城皱了皱眉,角度原因,他看见这名胸前别着写有“青木”姓氏名牌,刚刚遭遇了校园凌霸的女生面上不合时宜地浮出了一抹笑容。
可以称之为“甜蜜”的笑容。

“赤城桑!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半天,下次你再把我一个人丢在那种情况下我就、我就……啊啊啊,算了。我从学生那里问到了新的情报!情报显示森老师现在担任班主任的班级里有个女学生可能对他抱有爱慕之情,我刚刚找前田老师核实过了,森老师班上确实有这名名叫‘青木结衣’的女生,但是他说那是一名家教良好的优秀学生……”
赤城停住脚步,差点被抱着笔记本专心念记录的百合根撞到。“‘青木结衣’?”
百合根看了一眼笔记本,“对,就叫这个名字,赤城桑认识同名的人?”
见赤城避而不答用手捂住了下半张脸,一个猜想在百合根脑中炸开,他震惊着开口:“难道……赤城桑刚才离开,竟然……独自…主动……去做了……问询?”百合根觉得自己快被自己的猜想感动哭了,“赤城桑!!!”
赤城死都不会说出自己只是躲在暗处偷听了一场欺凌戏码然后偷窥到的受害人的名牌也是这个姓氏而已,但是面对百合根过于期待欣喜的目光他感到一阵羞恼与烦躁,就这么希望他一个人去做调查询问吗?
“我没有去做调查,只不过是偶然听到了其他学生提起来这个名字罢了。”
最终赤城给出了一个模糊了实情的回答,带着几分无名火向前大步走去。百合根亦趋亦步跟上,然后被厕所的门板大力拍在脸上。
“我上厕所你跟什么跟!”
百合根捂住鼻子,感觉自己早上在车站听到赤城亲口说要帮他后剩下的最后一丝感动被这一下拍的干干净净。
拆开gaki时就应该把他退回去的!

评论 ( 1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