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文风N题

玩了一下www厚颜无耻蹭几个tag
自己惯有文风感觉同人多少都会受影响干脆码了原创的脑洞
顺序是

自己惯有(原创)
黑暗(槙狡)
KUSO(翔叶)
翻译腔(阿方索X莱恩)
一看就有病(周黄)
喜欢的写手的画风(乐沈)
向原作致敬没写


自己惯有(原创):
“阿山?那是谁?咱们学校的学生吗?”
跟不上进度放学被留堂的学生手上作业写得磕磕绊绊嘴皮子却很是利索:“颜老师你是隔壁山头来的不清楚,我告诉你阿山真的有!他会仙法,老一辈的学生都知道,就是爹妈都不让讲。现在学校修大了,其他寨子的小孩儿多了,他们都不信所以带的我们寨的小孩也开始不信了。要是他们见过阿山……”
颜泽哭笑不得地卷起手中正批改的作业本敲了敲小孩的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那个‘阿山’很厉害,会仙法。不过,胡自立,人家再厉害,能帮你写作业吗?”
小萝卜头立马蔫了,嘟嘟囔囔:“要是老师你见过阿山……”
“好啦,先把你的作业糊弄完再想怎么给我介绍‘阿山’吧。”
小孩子总是会喜欢崇拜那些不比他们大几岁的半大小子,颜泽边改作业边脑补出了杨花萝卜胡自立推着个水嫩的心里美萝卜介绍给他这根老黄瓜的完整画面,险些笑出声。他是真的喜欢教这些小孩子,心思单纯明亮,要不然也不会大学刚毕业就主动申请回老家支教一年,虽然他出身的寨子已经没有了,但是这里的风土人情依旧让他乡滚打了四年的他安心眷恋。
批改完了右瓦窝山希望小学六年级的所有语文和英语作业后,颜泽把胡自立送回学校食堂后厨交给他妈。十月的傍晚天色还算亮,山里的小学没有升学压力,又有住的较远的孩子回家耗时,放学比城里早多了,辅导完落后学生后也不过五点,学校里已经空无一人。颜泽看着空空的操场,向着宿舍前进的脚步拐了个弯,往校门口走过去了。
希望小学不会搞园林式校园建设,学校周围乃至内部的绿化都是纯自然原生态,校门口长着一棵树龄不大的野栗子树,虽然身材略显瘦弱,倒也结了几个果子。山里的孩子们野惯了的,哪棵树上的果子好吃他们背得比乘法口诀都清楚,这伶仃几颗小栗子还入不了他们的眼,倒也省了颜泽别有用心地给他们讲解何为“‘栗’生大道无人摘必苦”,但是当着学生们的面上树摘栗子终究有损形象。颜泽从教室里观察好几天了,这瘦唧唧的小栗子应该是没有再长大点的可能了,今晚天时地利人和,颜老师打算煨几个栗仁,打一打牙祭。
走到树面前,颜泽比了比树的粗细,承认自己太过自矜教师形象迟迟没有实地考察终归还是犯了错误,缺乏装备长竹竿,那小树不可能撑得住一个成年人的重量。
颜泽正想着怎么不激起胡自立的怀疑从他妈那里借来长竹竿,就听见小栗子树并不茂盛的枝桠树叶发出了被风刮过的哗哗声。
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风,颜泽抬起头,看见了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画面。
大概是头抬得太猛,他先看到的是小栗子树的树梢,树梢旁有一条老式的棕色牛皮带,金属原色平板型带扣,光面没有荔枝纹爆裂纹装饰的皮带面,束着一条老式卡其色工装西裤和塞在它里面的白衬衫下摆,他再往上看,标准板型的衬衫穿在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身上。少年有一双明黄色的眼睛,像被秋田的阳光穿透的银杏叶。
颜泽愣愣地看着少年,不是因为少年端正清秀的脸庞,而是因为——少年飘浮在空中。
少年看了一眼颜泽,从树梢的高度开始缓缓降低,直到他卷起的裤腿下赤裸的双足触碰到野栗树的枝干——那枝干看上去没有承受一点重量——然后少年将手附上小栗子树细瘦的主干。
颜泽眼睛睁得几乎要脱框,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原本不比一块钱硬币大多少的绿色刺球像吹了气一样膨胀、开裂,露出里面饱满的栗子,树上的少年看了看露出来的栗子仁,似乎是满意了,移开了触碰着主干的手。
随后颜泽就被栗子雨砸了一头一脸,他抬手挡开几个冲着脸来的绿毛团,想起了胡自立的话。
“……阿山真的有!他会仙法……”

黑暗(槙狡):
槙岛圣护满足地笑了。
他用力压住黑发男人,掌下结实的肌肉告诉他这具身体具有多么强大的爆发力——可惜在结合热的影响下,无法自控的强大爆发力只会让他自己更容易被精于格斗技巧的对方所控制,以及,享用。
狡啮慎也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力量在肌肉里游走,他试图引导它们,对,就像平时那样,聚集到拳头上然后狠狠甩在眼前这张嚣张的写着志在必得四个大字的脸上。但是他失败了,此时黑发男人身体里涌动着的不仅是他的力量,还有他的哨兵本能,那个该死的嗅到甜腻腻的向导素就口水滴嗒的叛徒,它害得他的身体不能完美地执行他的意志,害得他被这个狗娘养的向导压制得死死的。
双臂被锁死,身体被压制,甜腻的气息欺上他的耳际。
“别担心,哨兵。我并不是向导,即使引发了你的结合热,我们之间也不会有真正的结合的。
“你永远不用担心不能杀死我。
“杀了我不会对你的身体产生任何影响。不会有激素危向,不会有狂躁症。你还可以找一个合法的、安全的向导伴侣度过余生,刚才那位优秀的向导小姐就很不错。
“不过,现在我要抱你了。”
槙岛圣护知道自己在说谎,掌下的哨兵有一双野兽的眼睛,这样的猎物不会被驯服,他们会记住伤过他们的猎人,一旦逃脱,终身不忘。
他微笑着,将自己的记号烙进他的身体里。

KUSO(翔叶):
“叶、叶修我要和你困觉!!!”
“噗!!!二翔这是谁教你的说出来哥弄不死他的。”
“叶修你不要转移话题!我、我是认真的!!我要和你困觉!!”
“Chu~”
“……我、我高中语文老师……”
“……他怎么教你的?”
“‘回去多翻翻课本’……”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老有人叫删鲁迅了。”

翻译腔(阿方索X莱恩):
“莱恩!”
莱恩回过头,阿方索显然刚摆脱过分热情的少女们的包围,他矢车菊色的眼睛里还挂着窘迫,上前拉住莱恩的小臂。
莱恩看着年轻的神学生,“向上帝发愿全身心侍奉他的人也可以享受少女的温柔吗?”
“莱恩,我并没有……”
对方的眼神过于凌厉,阿方索闭了闭眼,冲着吉卜赛少年露出了一个疲倦的笑容。
“是的,你说得对,发愿侍奉我主的人不该享受这种世俗的温柔。”
他放开手,重新戴上兜帽,把神色都藏进帽檐的阴影里,“我们该加快速度了,后天可能会下雨,雨后的黑森林对旅行者而言是德意志最不友好的土地。”
莱恩面无表情地看着阿方索的背影,“胆小鬼。”他在心里说道,然后紧了紧背包的系带,跟上了基督徒的脚步。

一看就有病(周黄):
“……现在来看看周泽楷选手选择的通道……这条路!他被黄少天伏击了!!!他能否躲开机会主义者的偷袭呢?……黄少天又开始在公频上发垃圾话了,他开始行动了!!三段斩起手!!枪王躲开了!!!开乱射!!!黄少回击!剑影步!!!七个分身!!!……
“……在血量不够对等的情况下,很遗憾的,剑圣还是被击败了,而且观众朋友们可以看到,由于地图场景问题还是被顶在墙上杀死的,这个死相不大好看啊……!!!!等等周泽楷在公频上敲字了!!!他敲了个‘(*/ω\*)’!!!!枪王大大的画风深不可测啊……等等又来了一句!
“‘想把你顶在墙上射♂死很久了[心]’
“………………幸好死人禁止刷频,对吧大家?”

喜欢的写手的画风(乐沈):
乐无异是个总是被富二代常有的困扰所困扰的富二代。当然这些困扰必定不是承包哪个鱼塘这种少女怀春所臆想出来的富二代的困扰,长安地产在城郊有个人工湖,乐无异不喜欢钓鱼或者开帆船所以一次没有去过,但是身为主人他也知道自己有一个湖。
“所以说我的烦恼是,我看上了流月集团的首席CEO沈夜。”
被乐无异的好友李氏财阀三公子夏夷则——不要纠结他为什么不姓李这是另一段三十集起跳的不可说的豪门怨情——介绍来或者说推出来冒充知心姐姐的是他的大学学姐,现在是笔名逸清的著名情感作家,就是那种真诚温柔地聆听你的烦恼,从来不和别人嚼舌根只会把你的故事当做素材二次加工变成真金白银的稿费的真诚朋友。对了,不要问她的真名,她会微笑着用绣花针把你的姓名与生辰八字绣在她家爱猫的新玩具上。
“为什么要有这种烦恼呢?同性恋是原罪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即使现在社会的宽容度还不算高,可是你们都是上层人士,经济基础决定话语权,你们就是去美国注册结婚再在纽约时报上买版面登婚讯都会被称赞是为国争光的。”
“首先我觉得那主要是因为阿夜和我长得都不错。其次,谁告诉你我在烦恼这个了?”
著名情感作家敏锐地觉察到新素材的迹象。“那么你在烦恼什么呢?”
“商业嘛,你知道的,不往对家派点间谍是不可能的,我家当然也不能不符合市场行情。”
逸清点点头,“爆!长安集团首席董事独子承认集团存在不当竞争手段”这种标题好像还是low了点。
“所以呢,我就让我家的间谍多收集点流月和沈夜的情报。
“然后我才知道原来流月内部已经亏损严重了!阿夜一直独自一人和那些固执的老董事周旋,他连妹妹上下学都亲自接送!”
“等等这二者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有!以前他都是自己亲自教妹妹学习的!”
“……好了谢谢我知道了。”
“我好想帮他,但是又怕他以为我是为了趁机夺取流月集团才接近他的。我怕他误会我,恨我,再也不见我。”
逸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那么,无异,”她选择了亲密一些的称呼来消除对方的戒心,“告诉我,你想要他吗?”
隔着观光餐厅擦得锃亮的餐具和难吃的要死的生火腿蜜瓜沙拉,她看见年轻的富二代从脖颈红到了耳尖,眼睛发亮地重重点了头。
“还好,”她欣慰地想,“还惦记着吃到嘴就有救。”
她拍版决定下一篇稿子的主题就写支撑大家族的长女与家族生意竞争对手家留洋回来的小少爷之前擦出的火花。

向原作致敬:

…………为了爽写了一堆cp向哪个原作致敬啊!!!

评论 ( 15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