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古剑二][乐沈]一百年 中

有延枚出场,有私设。


03

第二天谢衣还是没有回来,倒是延枚跑过来探望乐无异。
“乐大师!”
沈夜刚端起桂花茶,差点被这一声惊到手抖洒出来,他不悦地看向来客:“乐无异去村口水车那儿了。你们夔牛走路都不看周围的吗?”
发现只有沈夜在家,延枚的脸色立刻不好看起来,“我走水路一路游过来的看不到路边很稀奇吗?”
“那水面上方也不看的是吗?怪不得老被人捞走剥了皮绷鼓面。”无视了气得张牙舞爪的夔牛,沈夜翻开《逸尘子》第三十七卷,这是他最喜欢的几卷之一,红袖添香已经封笔,新的传奇话本徒孙还没有给他送来,也只能重温重温经典情节聊解寂寞。
延枚看着这个百年来始终一身黑衣未曾改变的男人,“我不明白为什么乐大师非要守着你!要不是当年非要把你保下来凭乐大师的偃术早就可以开坛封圣了,哪里需要窝在这么个小地方,连修建偃甲设施都得自掏腰包自己动手,除了受惠百姓记得他之外哪个修仙门派或者朝廷史官有给他记一笔功劳?”
“还有你,因为要顺带着认下我这么个太师祖所以无法拜仰慕的偃术大师为师,愤懑不平无处可说。”
“你——”
“放心吧,”沈夜放下茶杯打断延枚,“你会等到得偿所愿的那天的。”
不等延枚反应,竹制院门发出吱呀声,沈夜趁机提高声音说道:“徒孙异,你的夔牛小友游泳过来看你了,过两天多半要狂风大雨,去把被子抱出来晒了。”


04

“你在干什么?”
沈夜吃完夜宵莲藕银耳羹回屋路上路过西厢,看见灯还亮着,他也不敲门直接走了进去。乐无异这些年困乏地越来越早,多是掌灯时分就歇下了,睡前把太师父的夜宵温上,第二天鸡鸣第一声就起,做好早饭再摆弄偃甲,年轻时挑灯夜战绘制偃甲图被沈夜骂着押到床上的日子再不复回。
“啊,今天延枚问了我几个沦波舟设计时遇上的问题,我想趁着现在还记得细节把能用上的资料找齐了明天给他带走。”
沈夜看着乐无异弯腰翻找书柜下层,上了年纪的偃师早就不再背着那个有几分可笑的偃甲工具盒了,即使因灵力护持除了一头白发外他与年轻的身形样貌时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到底也是不一样了。
“那头夔牛还是宿在门口那条溪里?”
“唔……还有这本,好,这下全齐了。啊,对啊,夔牛离水久了总归会不舒服的。”
“那我今晚睡这儿。”
“诶,等等,太、太师父——”
他擦着石化的徒孙走到了屏风后面,在房间里唯一一张床上坐下,“本座又不是没睡过这张床……愣着干什么,还不打水去?”
目送着乐无异慌慌张张跑去打水的背影,沈夜想起第一次宿在徒孙房里的情形,那一次他是被强留下的,此后的那么多次也应该算是,这还是第一次他主动留宿,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乐无异现在还这么慌张的原因。
什么时候起他的徒孙不再胡搅蛮缠地拉着他请教问题直至入夜,然后再拉拉扯扯地把他绊倒在床上绞股糖一样的耳鬓厮磨的?
沈夜恍惚间想起来,大概是有一天清晨,他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甚好,就着晨光梳理着徒孙的头发,褐色的头发里有几根在阳光下透亮的像金子做的一样,他随手揪了一根下来,然后就被被他弄得睡不安生的徒孙拢回了怀中。
现在想想,那几根特别明亮的应该就是乐无异头上生出的第一批白发。





没肉,盖被互相取暖,一百多岁也该有心无力了。

评论 ( 5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