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古剑二][乐沈]一百年 下

*完啦!!


05

延枚走后两天,谢衣还是没有回来。被禁了甜食的乐偃师趁着村口布庄上新太师父出门选料子窝在他的躺椅上嚼着一串槐花,新摘下的槐花甜蜜芬芳,和着晌午春光催人眠,好些日子睡不香的偃师竟是恍恍惚惚就睡着了,还久违地做了一场详实逼真的大梦。
梦境的内容却与甘美的花香截然相反。梦里他在彻底失却神明庇护的流月城间找到了靠坐在矩木下的太师父,然而与现实相反的是沈夜的手中并没有握着那块他托偃甲鸟带回的忘川残片。没有了联手修复偃甲谢衣的契机沈夜拒绝离开流月,他捂着胸腹间的伤口,滚烫的神裔之血源源不断地从伤口里涌出,没过了乐无异的鞋帮,深蓝色的缎面吸饱了血,露出缠枝富贵莲的暗花来。他的太师父面上始终带着一丝讥诮,各种劝说尝试都被拒绝的他被太师父刻意提起的捐毒荒漠彻底激怒,手起刀落像沈夜当初所做的那样斩落了太师父的头颅。
至此梦境竟还没完,视角一转,乐无异看着少年样貌的自己捧起了沈夜的头颅,放置在矩木枝叶间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块银色的盘子大小的圆形祭台上,而后近乎虔诚地闭着眼吻上了祭司的唇。
然后他在几近甜美的心悸中醒来,发现自己的鬓发都被冷汗浸透了,沈夜大概是刚回来,正背对着他给小案上的茶壶续水,乐无异翻身捞过他的腰,把脸埋在太师父的后背里。沈夜回手揉他的头顶,难得和气地问他是不是魇着了。乐无异摇摇头,几根白发随着他的动作粘在沈夜的黑衣上,黑袍的祭司来不及发现它们就被他拉扯着弯下腰来。
和梦里的触感完全不一样,太师父的唇永远都该是暖暖的。


06

在那之后又过去了三天,谢衣踏着第一声鸡鸣回到了小院。他把被夜露浸的濡湿的纸伞靠着院墙放下,熟门熟路地先去了偃甲房。
一推开门就看见乐无异正戴着单片眼镜画图,下一秒披散着一头白发的偃师看清了来人,立刻兴奋地奔到谢衣面前。
“师父你回来了!”
“劳你久待,无异,为师回来了。”

“师父你这次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需要替换修缮的部分?”
“大体无妨,不过涑水那里气候偏旱,肩颈附近苏牙木制的零件估计要保养一二。”
乐无异就着晨光撩开谢衣乌黑的发辫,打开他的后颈翻找需要保养的零件。百年来他做过无数次这样的检修了,当初尚未出师的他和偃术造诣不算高深的沈夜联手在忘川残片的基础上重塑了偃甲谢衣,最开始两天一小坏三天一大坏,备用零件构思图纸堆得满院子都是,太师徒两人每天都在互相指责对方水平不够,吵完了再一起研究修复方案;若干日后他们成功唤醒了谢衣的意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不仅偃甲谢衣的记忆,重塑谢衣甚至还凭借忘川在神女墓的经历而知道了初七与谢衣本尊的事情。有了古今第一偃术大师的指导,接下来的工作顺风顺水,太师徒第一件联手作品圆满完成。
重塑完成的那天乐无异尚还算是少年,连续好几日缺乏睡眠终于让他撑不住了,他过早的躺去了床上而错过了师父与太师父之间的一场谈话。第二天师父揉着大哭大笑着扑进他怀中的徒弟的头,告诉他自己决定继续云游四方,造福百姓,让他留在此处,努力精进偃术。
而后就是近百年聚少离多的日子,一开始乐无异蹲守在院落中眼巴巴地等着师父归来。后来他的偃术已有所成,方圆百里内再没有他的用武之地,他不近人情的太师父一脚把他踹出了院门,乐无异回过头就看到那人站在生长的颇具规模的槐树下,耻笑他如此婆妈。
已经长成青年的偃师蹭了蹭鼻子,背起偃甲包走了。
往后的那些年,他和师父就像两只归期不定的候鸟,有时能在旅途中相遇或者看到对方的足迹,更多的时候是天南地北无交集。但是每次他回到小院,总是能看见他的太师父窝在院角槐树下的躺椅上,呷着淡酒翻看传奇话本。然后他总会靠过去,偷酒喝或者抢书玩儿,逼得太师父把注意力转到他身上,消磨上一两个月的春光。
再后来的某日他突然发现自己生出了白发,于是他不再远行,和沈夜一起守着这处小院,像一对多年老友一样整日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拌嘴。

“……师父,等我死了,你就带着太师父一起出门吧,总是一个人也太寂寞了。”
“好。为师会记住的。”

修缮完毕的谢衣跟在乐无异身后出了偃甲房,他们之前的动静大约还是吵着沈夜了,他一脸起床气,捧着早点坐在院子里的小案前。乐无异轻快地跑向他。
“太师父千层饼留我一块!!!”
“甜食没有掉牙的人的份!!!”
谢衣微笑着看他俩打闹,黑白二色的卷发为了一块糕点缠绕地难舍难分。

近百年前的那个晚上。
“你收了一个很好的徒弟。
“我的寿命剩的不算太多了,当个普通人的话大概还能看到他寿终正寝。
“不告诉他,为什么要告诉他。
“要是我早点死的话他倒能过几年太平日子。
“还是算了,那样太便宜这小子,本座才不要他来送终。
“我想看到他究竟能走多远。”
他是我最好的部分的传承与延续,我想一直看着他。
直到死去。



摸鱼儿·雁丘词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评论 ( 19 )
热度 ( 62 )
  1. 时遂之森重思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