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古剑二][乐沈]一百年 番外 飞白如练星如粟

*战完考试和报名我终于把这个填完了!!!!
*低调,不香
*春哥是用手机转的,可能有错,我自己这儿一会转的正常一会儿不正常的……


桃源山居图内洞天别有,光阴流转自成一体,时值夜半,万籁俱寂,哗啦啦的一阵重物落水声便显得分外明显。
“沈夜我跟你没完!”
乐无异一身锦衣被瀑布浸得透湿,马尾也在被扔进水潭的过程中塌了下来,他干脆抬手扯下发带,狠狠地扔到岸边负手站立的行凶者脚边。他刚才正窝在桃源仙居的偃甲房中研究那些收在这里的珍稀材料有哪些可以用在偃甲谢衣的重制上,修复遇上了瓶颈,任何突破的可能都不能放过,从昆仑紫鸦乌到龙爪木,他在百余种可以让任何一个略通偃术或仙术的人向往歆羡的材料间不眠不休地盘桓了接近三日,然后在即将拿起下一块青金石之前被阴着脸闯进门的太师父提着领子扔进了水潭里。
“哦?莫非徒孙异近日来终于开窍,勤加修炼,三日未进水米也能在本座手下走过几招了?”
乐无异咬着下唇瞪着俯视他的沈夜,心有不甘但的确无法反驳,他那点微末的修为在熬了三天后已经几乎到了极限,被沈夜这么一提他终于感觉到了疲惫,几乎沈夜话音刚落他就在微凉的潭水里打了个大大的哆嗦。然后他就看见他的太师父皱了皱眉,叹了口气。
“过来,把手递给我。”
他依言淌着水走向岸边。沈夜冲着他微微弯腰,一手拢着广袖防止袖口垂到水面上,一只手向着他摊开,手心向上,掌纹清晰而深刻。
他拉住这只穿过层层黑袍露出的手掌,猝不及防地一个发力将衣衫齐整的年长者拉进了水中。
“现在咱们一样啦!”
未及弱冠的少年笑出满口白牙,不等沈夜开口呵斥就揽过了他的腰,脚底一蹬,带着他向水深处漂去。
沈夜看着他的笑,嘴唇动了动,终是一言不发,默许了他的胡闹,低头只专心地将灵力从他们相贴紧的手心给传了过去。

【戳这里找春哥,密码太师父与徒孙异身高之和三位数】

“太师父在看什么?”
事毕乐无异主动替沈夜擦洗长发间缠入的碎屑,被搓洗着头发的人顺着他的力道窝在他怀里,微抬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星星。”
“哦,这里的星星是挺有意思的,我试着测量过,和外面看到的分布不大一样。对了,太师父,”乐无异突然想起来什么,丢开头发伸手环抱住沈夜,“你们那里,从那么高的地方看到的星星会不会显得很大很亮?”
乐无异的眼睛在他问问题时是最亮的,此时又多了情事后的餍足,明亮的抵过了桃源仙居图这一方小小天宇的全部星光。沈夜侧过头注视着他,一手伸出摸了摸他的下颌。
“不会。”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温柔,“流月城高居天穹,可是繁星居于九霄之上,远甚于流月之高。”
曾经的神裔之城的主人看向这一方小小的人造的夜幕,“我们所能看到的星子,与此间也没什么不同。”
偃师蹭着他的侧脸,“也没有比我们离星星更近啊……那你们看到的月亮肯定很大吧?”
“是很大,”沈夜失笑,“像某人上次烙的饼?”
“太师父说好再也不提这事的!”乐无异生气的捞过他的手轻轻咬了一口,然后又亲了一口。
“太师父,我想好下一个步骤该怎么做了。”
“瓶颈过去了?”
乐无异揉揉鼻子,“嗯,想通了。光靠材料果然是不行的,我的灵力还得锻炼,下一步不靠灵力淬炼肯定没法成功。”
“终于明白你那三脚猫功夫不够了?以后我让你练术法还偷不偷懒?”
“徒孙再也不敢了。”乐无异扳过沈夜的身子,笑嘻嘻地箍住他的腰,“太师父,要不要徒孙给你交束脩?”
“乐大偃师的束脩本座怕是受不起……”
仙居上空的星星们眨着眼,温泉边树梢上的一粒新雪掉进了温泉,混着含硫的硬水一起从崖边直泄而下落入潭中。
沈夜被乐无异缠手缠脚着带到了岸边,按住了结结实实地亲了下去。

【完】

评论 ( 8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