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古剑二][乐沈]逐月 07(改错)

*我终于更新了!!!

*好久没重温印度神话居然把灭世那段记错了土下座


06戳这里


07


印度教传说,当世界毁灭之时,蓝色皮肤的毗湿奴会骑着白马伽尔基从地平线上挥剑而来。

地球,人类的母星早已毁灭近千年。幸存的人类乘上方舟,于银河系漂泊百年后终于取得技术突破,迁徙至现在这片宇宙,休养生息,繁衍百余年终于再度缔结辉煌的人类文明新纪年。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远在他们撤离母星之前,就有一群同胞先行看到了灭世象征飘扬的白色鬃毛。

那就是流月的起源。


“紫微尊上,属下刚刚获悉,昨夜亥时贪狼祭司风琊及巨门祭司雩风曾于城主府中与砺罂有所接触,时间不超过一刻;过后二位祭司各自回府,属下的探子未见砺罂离开。”

“辛苦你了。可有探到什么消息?”

“属下无能,会面地点附近没有便于操控的机械,不曾探听得具体消息。”

“罢了,你已尽力。他们也该学会提防你了。”

身着浅绿色长裙的女性直起微躬的身子,看向面前端坐的玄衣祭司,“若我不只是个傀儡……”

“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华月。”

端坐于祭台上的男人垂下头,目光与她相接。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机械傀儡,你是我亲手唤醒的魂灵。

“我感念你为我做过的一切。”

华月长久地看着他,这个给她名字,给她身份,给她远不止一个傀儡能有的东西的人。她向他施礼,躬身告退,裙角擦过祭台边缘。

“谢谢你,阿夜。”


“昨晚有什么发现?”

目送华月离开后,沈夜对着空无一人的宫殿出声问询,一道黑影无声出现,头戴面具,腰佩长刀,身着黑色短打的男子跪在他脚边。

“砺罂向巨门祭司雩风提议于下月神农庆典时在祭台下埋设一批由贪狼祭司风琊预先处理好的机械傀儡,设置对祷词中的部分音节做出自爆反应,届时再与城主一系里应外合,于祭台上斩杀主人。”

“雩风那个废物不足为惧,不过是个城主派系的传声筒。风琊有几分麻烦,免不得再去劳烦瞳了。果然是砺罂,和本座没谈拢就去拉城主了。”

“主人可要属下除掉巨门祭司与贪狼祭司?”

“暂时不用。风琊未必不能为我所用,雩风翻不出什么花样来。当务之急还是查明城主一系究竟是谁罔顾沧溟城主之命,越过我去和‘使者’私下会面。”

“是,主人。”

沈夜念动祝词,祭台上方亮起了灯光,脚边的傀儡已经消失不见。

他最不愿意见到的机械傀儡,他亲手制造的魂灵。


阿夜很少醒的这么晚。

乐无异脑子一团糟手脚没处放。他做好了早餐收拾了屋子,还把两人的衣服洗掉了,从床脚捞过阿夜的下裳时他的脸一路红到耳根,两个耳朵眼像烧开的水壶嘴一样冒着热气,而水壶盖在他的脑子里跳舞。

再不醒的话莲子银耳羹要冷了我银耳放的多冷了会直接凝成冻状吧银耳冻也好吃阿夜说不准会喜欢……

框里桄榔——

他醒来会不会记得我对他干了什么……

框里桄榔——

不行昨天阿夜明显不舒服怎么能给他吃生冷的东西……

框里桄榔——

我不止吻了他还摸了他甚至还差一点就上了他……

框里桄榔——

但是他昨天烧成那样今天吃点清凉的东西应该也没事吧……

框里桄榔框里桄榔——

阿夜那里沾上的我的东西都擦干净了吧……

阿夜的腿好白啊……

身体也是……

不行停下!

乐无异抱住头,自己的思维已经跑向了不可说的方向。

好在一通及时的电话解救了他。乐无异飞快地取消了来电铃声,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阿夜,纠结了整整一秒还是决定留在起卧区,后退了几步坐到床脚边,点开了腕上的视讯光屏。

“哥哥!”

“老哥你居然不立刻接通!”

乐无异手忙脚乱拉低音量,对着屏幕上的一对龙凤胎压低声音:“阿争阿择①你们两个小祖宗声音轻点!哥哥这边有人在睡觉!”


沈夜刚醒一瞬几乎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身体上残留着神血发作后的钝痛,四肢不听使唤,像是回到了在祭台上被伏击后的那段时间。

然而他很快被下身的异样感换回了神智,昨夜的记忆漫上来,年轻人舒适的体温,热烈的吻,甜腻的厮磨还有自己主动缠上去的动作。

他的眼神立马冷了下来。

沈夜挣扎着抬起一点脑袋看向声源,机械师坐在他脚边压低了声音说着话,土豪级通讯器的光屏上两张相像的稚嫩的脸庞睁着四只水汪汪的大眼睛。

只有小孩子才会有这么黑的眼睛。

【哥哥,抱抱。】

“老哥你别回来算了。”

“哥哥早点回来好不好,阿择她老会欺负我……”

“乐无争你有本事再说一次!”

“呜,哥哥……”

“好了好了,阿择不要老是吼阿争,你是姐姐!阿争要尊重阿择,阿择不只是你姐姐还是女孩子懂吗?男孩子要主动照顾女孩子,你跟阿择只差半小时还要阿择照顾你丢不丢脸呀?”

星际通话存在一定延迟,弟弟妹妹叽叽喳喳完乐无异立刻回答了他们的话,但他的念叨还没有传到他们的耳边。沈夜看见他的大半张侧脸,眉头微皱唇角却是勾着的,更不用说明晃晃弯起来的双眼,满脸都是傻哥哥的满足。

沈夜觉得自己的胃子里灌了一块沉重的不明物,坠得他十分难受。

他沉默着等到这通电话结束,乐无异再三保证了一有突破就及时回家,两个孩子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通话。

他撑着身子做起来,刻意弄出了点声响。

还挂着笑的好哥哥转过头立马换上了一脸慌张,年轻人几乎是从床边跳了起来,膝盖哐啷一声撞在床沿。

乐无异伸手捂住膝盖,泪花都冒出来了。他姿势狼狈结结巴巴,“阿、阿夜,你、你醒了啊,我、我,我做好了早饭弄的银耳莲子羹银耳泡了挺久的煮出来很稠的就是现在放的有点久了估计冷了可能有点凝固对了阿夜你是喜欢银耳羹还是银耳冻要是喜欢羹我端去热喜欢冻我端去冰——”

“不必了。”

完蛋了阿夜生气了他要走了现在让老哥停了捐毒主星一切交通驳船能不能堵住他——

“这样就行了。”

沈夜端过床头柜上的瓷碗,触感比体温略低,他舀起一勺,甜白瓷的调羹里盛满了莹白色的粘稠汁液。乐无异做的银耳羹口味必然没的说,即使是现在这样半冷不热的温度,喝起来也十分的舒服,食物的确有其魅力,他下意识地舔了舔调羹边缘残留的一滴粘液。然而他咽下这滴液体后抬头看到乐无异红透了的脸,昨夜的记忆又涌了上来。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才的动作具有怎样的暗示性。

嫌恶感升了上来。

他看着年轻的机械师,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曾交换体液的同床者。

谢衣的徒弟。

他不知道是什么促使着自己开了口。

“乐无异,你想知道我是谁吗?”


“想,当然想!”

乐无异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刚刚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地展现了那样诱人的画面,现在又主动提起自己的事情,阿夜终于要对自己卸下心防了?

他看着阿夜用调羹搅动着银耳羹,几乎以为是在搅动着他的心。

终于,阿夜抬起头,“那么,”他几乎是带着一抹笑意,“等你举世无双的作品完成时,我会告诉你的。”

他齿间咬住了一颗滚圆的莲子,乐无异怔怔地看着他,仿佛自己就是那颗莲子,即将在阿夜的唇齿间被碾碎。他情难自禁地吻上了那张唇,莲子在两人唇舌迎送间被彻底咀嚼分食。

接吻间隙,他依稀听见阿夜用气声呢喃:

“全部都会告诉你的。”


注:①:私设,乐绍成和傅清姣的龙凤胎儿女,比乐无异小17岁,现在正是猫嫌狗烦的五岁半。名字的来源是《天演论》,“然则天演既兴,三理不可偏废,无异、无择、无争,有一然者,非吾人今者所居世界也。”(导言三 趋异)阿择是姐姐,偶像是偶然见到的狼王安尼瓦尔,颇具匪气;阿争是弟弟,乖孩子但是因为是最小的孩子所以多少有点娇气XDD


评论 ( 9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