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论高级封印结界制作的必要条件 01-03

*01,02以前发过,点家声明后删了,就不单独重发浪费资源了

01

周泽楷握着枪躲在坍塌的梁柱后,他数了数剩下的子弹,附魔弹和碎霜用的轻型转轮手枪弹几乎消耗殆尽,荒火用的普通手枪弹还有剩些,仅靠这些就想逃出这片遗迹几乎是不可能的。周泽楷抿着唇给荒火装上最后两发附魔弹和四发普通子弹,紧贴住背后的断壁残垣,所在阴影里仔细听着那条龙的动静。
是的,一条龙。初出茅庐的新人刚在冒险者公会注册完就被不上不下的散团看上了,与亡命之徒仅有一线之隔的老油条们骗来了一个足够优秀并且不善推拒的新人,然后在新人有幸运加成的冒险者传统下打算来个富贵险中求,摸进了传说中封印着魔龙的遗迹。没想到新人光环开得太大,他们真的找到了遗迹中堆放百年前封印魔龙的英雄堆放战利品的密室,而后某个得陇望蜀的家伙拔起了房间正中巨龙雕像上插着的冰蓝色的细剑——雕像张开了黄金的眼。
只共富贵的小队顿时作鸟兽散,谁也不想和传说中的恶龙对上。肇事者第一个死在了复苏的魔龙的第一道喷吐中,当时他正抱着那把熠熠生辉的细剑往外跑,边跑边咒骂原主人为什么把龙和战利品封印在一起。
——它原本就是最大的战利品。
周泽楷已经在这片遗迹中利用地形和魔龙周旋了一天一夜,考虑到他们之间巨大的力量差距,这个成绩可以说是了不起的。其他的同伴早就失去了联络,遗迹间也有一段时间没听见剑鸣枪响,再加上躲藏过程中时不时看到的断肢与血迹,这群逐利之徒多半是全体亲身注解了什么是鸟为食死人为财亡。而不为求财纯属因自身性格缺陷被坑来的新人也难逃复生恶龙的怒火,它在对于它的身材而言略显逼仄的遗迹中肆虐,似乎打定主意要把唤醒它的人类杀光练手,再出去为祸人间。
周泽楷轻慢地呼出一口气,自己今天多半要死在这里的认知反而让他冷静了下来,第一次参加冒险的紧张褪去,二十年来反复锻炼的各种技能浮现在他的脑中。
他想试着杀死恶龙。刚挣开封印的恶龙还算虚弱,冒险小队里的那些老鸟也成功对它造成了一点伤害,百年前的先人留下的创口一直没有愈合,那里无疑是恶龙的要害。
这个胆大包天的想法让周泽楷的肾上腺素直线升高,他小心地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与心跳,把自己往阴影里藏得更深。他的位置很好,就在遗迹的出口处附近,龙是睚眦必报的智慧生物,它肯定知道还有一条漏网之鱼,它要为自己复苏以来的第一场杀戮画上完美的句号。
机会只有一次,周泽楷心想,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与战栗,但他的面色还是一派平静,握枪的双手也没有一丝颤抖。
恶龙朝着这个方向过来了,他听见了巨大的冷血兽类口涎滴落的声音。

“我靠啊,一觉醒来房子里面就进贼了家里给翻得乱七八糟不说居然还把死蜥蜴给放出来了考虑过屋主的心情吗!吼什么吼啊说的就是你个爬行动物,活着除了浪费食物就是排放毒气居然还想出去祸害你问过本剑圣了吗?忘记当初怎么被我一剑捅成等比例手办镇宅之宝的了?”
转折来得太快,在周泽楷射出仅剩的两颗附魔弹之一之前,过分朝气而嘈杂的话语从他没有注意过的地方弹射出来,同时还有雪亮的刀光,和密集地像有攻击力的话语一起劈向恶龙。被偷袭个正着的龙发出了愤怒的吼声,它转过头向着偷袭者喷吐,而偷袭者似乎对它的攻击十分熟稔,巨龙刚刚张口他就扭过了身子重新钻进了废墟间,周泽楷只来得及看见了一抹蓝色的衣角。
“哈哈你喷不着我喷不着喷不着就是喷不着!”
恶龙彻底被惹怒了,无差别的喷吐与甩尾攻击波及到了周泽楷,他被迫从藏身之处转移,一抬眼就与一双黄金色的眼睛对了个正着,有眼睑,不大不小,长着卷曲的褐色睫毛,标准的人类的眼睛。
“我去居然还有个人!”
巨龙的脚步声迫近,周泽楷看见面前的青年皱了一下眉头,不由分说地反手拉起他的左手,拽着他往出口飞奔。
“算了算了好歹是一条人命,看在你脸的份上本剑圣就不追究你登堂入室之罪了。小伙子长得人模人样的干什么不好学人家刨坟……”
说话间出口到了,陌生人一把把他推了出去,用的力气有点大,周泽楷晃了晃才站稳。
“回去找个正经工作吧!靠枪吃饭和靠脸吃饭的都不行!!”
青年手上拿着之前插在魔龙身上的那把蓝色细剑,站在遗迹大门半坍塌的廊柱下冲着周泽楷一笑,尖尖的虎牙露了个角,随即转身挽了个剑花,迎向越来越近的吼声。
周泽楷几乎是下意识性的抬起了手中的双枪,他直觉不能放这个凭空出现的青年人独自转回遗迹面对那条龙。碎霜装填的软尖弹头面对龙皮毫无优势可言,他瞄准吻部放了一枪作为干扰将恶龙的注意力从青年的身上吸引过来,然后在被激怒的巨龙伸长颈部准备向他喷吐而暴露了咽喉处残留的贯穿伤的一霎那扣下了荒火的扳机。
附魔弹带着七条右旋膛线上擦出的火花尖啸着命中了它的目标。
“我靠靠靠靠靠靠!!!”
命中的瞬间周泽楷就被突然产生的气流掀翻在地,而原本就站在门廊边的陌生青年更是直接被推出了遗迹,他拄着剑稳住了身形,第一件事就是转过头去骂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新手冒险者。
“我就知道是只菜鸟!有没有常识啊,这种古老遗迹入口处肯定都有法阵好吗!哪怕被破坏了也会有魔法残留的!你随便一个附魔弹就中奖了厉害啊!别告诉我这是你入行第一次出任务!!!”
周泽楷顶着那对像是要烧起来的金色眼瞳的瞪视,轻轻地点了点头。
“……算了。”出乎意料地,前一秒似乎还要扑过来跟他干架的青年接收到了他的回答后倒是平静了下来,“都说新人要么受幸运女神垂青要么是厄运女神的宠儿,我看你倒是两样都占全了。”
他站起来,提着剑走向遗迹入口,“你看。”湛蓝色的细剑抵上了一层半透明的薄膜,剑尖处有一圈一圈符咒涟漪一般荡开,入口里面黑漆漆一片,完全看不到魔龙的身影。
“还好误打误撞把那条蜥蜴临时封起来了不然我削死你。”青年回头对周泽楷再一次亮出了他的两颗虎牙,“不过啊,”他挥剑砍了两下封印,“估计关不了多少日子,妈蛋还是要给你们这些小屁孩擦屁股善后。”
他看着一脸欲言又止的周泽楷,噗嗤一笑,“怎么?不信?
“那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黄少天,黄金的黄,‘少年仔你还太年轻’的少,天空的天。
“或者你可能听游吟诗人啦、舞姬歌女这些流浪艺人提过我的称号?屠龙的名声应该够我的称号流传个一两百年?我看你的装备跟我那时的菜鸟也差不多,我应该还不至于变成过时的老古董吧。”
周泽楷今天第三次看见黄少天的小虎牙了,但是和前两次微妙地觉得可爱的感觉不同,这一次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战意与兴奋引起的心跳加速。
“我的称号是‘夜雨声烦’。”



碎霜参考:LIama Comanche转轮手枪,0.367英寸马格努姆转轮手枪弹,235mm全长,1035g重,6条右旋膛线,6发子弹
荒火参考:韦伯利0.455英寸WG型转轮手枪 0.455英寸英国制式枪弹,286mm全长,1138g重,7条右旋膛线,6发子弹
没特殊原因就是觉得这两把长的比较帅


02

屠龙者夜雨声烦。
周泽楷再次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称号,遗迹里相遇的青年正顶着灿烂的笑容和小酒馆的女侍进行单方面的调笑——五分钟前她就放弃插话的努力了——无论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在封印中沉睡了百年的大前辈。
在遗迹时黄少天逼着他掏出了三天前刚注册好的初级冒险者徽章,确认了周泽楷的新手身份后他更加无所顾忌,连珠炮一般的问题差点逼得不善言辞的菜鸟冒险者哭出来。再三尝试无果后前辈终于举手投降,让他带路来到离遗迹最近的小镇,然后完全看不出与时代脱节轻车熟路地找到了这家酒馆,像个熟客一样点了简单的午餐与两杯麦酒,推了一杯给周泽楷后就拉着女侍攀谈起来,看上去仿佛周泽楷才是第一次出门跟着前辈来见世面的小朋友。
其实也没什么不对的,除了前辈也应该是一百年前的老古董。但是周泽楷看着完全无视了女侍脸上越来越勉强的笑容自顾自地谈笑风生的黄少天,觉得完全无法把他与“屠龙者”“大前辈”“长者”之类的词语联系在一起。他当然看得出黄少天很强,是那种能够轻易引起他战栗的强横,但是百年的岁月似乎在他身上了无痕迹。他对于一觉醒来百年已过接受地有些太过轻易,周泽楷直觉不对,但是他的性格注定了他无法直接开口相询,只能将疑问埋在腹中,等待合适的机会。
扎着粗麻花辫子的女侍终于忍受不了黄少天的聒噪,随便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临走前抛给周泽楷一道心碎欲绝的眼波。本来是冲着这个小帅哥主动招呼的,谁想他居然一个字都没有说!
周泽楷被这一记缠缠绵绵的眼刀戳的浑身不自在,黄少天把脸趴在臂弯里笑得直抖。
“真是媚眼抛给俏瞎子,”他笑够了端起麦酒喝了一大口润喉,“姑娘们这么多年都没变过。”
他转过头来对着周泽楷,半眯着眼,眼仁在午后的阳光下缩成了一条线,像是发现了猎物的猫。他凑近了周泽楷,压着嗓子开了口:
“喂,周泽楷,因为你缺乏常识犯的低级错误现在我要去找老朋友们帮忙重塑封印结界。这个结界的复杂程度你这种初出茅庐的菜鸟是远远想象不出来的,任何一点细小的要素可能都会对它产生不可逆转的影响,老实说我对它也不那么在行,好在我有个的朋友擅长这个,他是个半精灵。刚才我向那个妹子打听过了,他应该还在原来居住的地方,我要去找他来修复封印。因为现在的临时封印是你误打误撞参与进来的,所以等他过来前你必须乖乖呆在这里不准离开懂不懂?”
周泽楷一边努力思索黄少天到底什么时候打听了他的朋友,他确定他和女侍刚才的对话中绝对没有出现过“半精灵”一类的词汇,一边强迫自己开了口。
“……一起。”
“嗯?一起?你是说跟我哦一起去找人?”
“可以吗?”
“哈哈哈哈……带你干嘛?遇到妖魔拿来挡枪还是钱不够了绑你卖身?”
周泽楷没有理会他的调笑,直视着那双金色的眼睛,他的话不多,因此每一句都显得格外郑重认真。
“我……很强。”
那对竖瞳随着他的话收束成了更狭长的深渊,周泽楷吞咽了一下,“他们心怀不轨。保留实力,师父说的,要藏拙。”
“你说你很强就是了吗?”百年前的剑圣移开了目光,看了眼自己已经空了的杯子,毫不犹豫地拿过后辈面前几乎没怎么动过的橡木杯一口饮尽,“要看到底强不强简单的很。
“来跟我打一架吧!我现在封印刚开实力还不到以前六成,正好不必担心手太重不小心弄死,‘我很强’这种话没有能匹配的实力就别轻易说出口啊小朋友。”
“是真的。”
“……看来不打一架是不行了啊,前辈来教你学做人哦!”
“……请前辈指教。”


03
最后所谓的指教还是不了了之了。
周泽楷接过黄少天丢给他的缰绳,算不得什么良驹的棕色牡马低下头,温驯地蹭了蹭他的侧脸。
“快点快点,”黄少天催促着,“这两个小家伙不掉链子的话咱们就能在晚餐之前赶到龙林城,那里有美酒床铺传送阵!我一百年没沾过床单了!”
他已经骑上了他的马,那是一匹淡黄色的小公马,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倔脾气,但是在传说中的屠龙者的身下,它也仅能喷着响鼻,不停甩动尾巴,丝毫不敢让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大幅动作。
周泽楷轻轻地摸了摸小牡马的鼻子,踩着马镫轻松跨上了马背。黄少天见他上了马,打了个唿哨,缰绳一紧就驭马跑了出去,周泽楷立刻跟上。
午后的阳光下,前方小马的鬃毛亮得像金子一样。
周泽楷想起刚才酒馆里黄少天的眼睛。
现在想来那时他当真胆大包天,竟然敢轻易应下有剑圣之名的前辈的战书。或者更恰当的说法是,他竟然敢在恭顺拘谨的态度下,公然挑衅前辈。
连周泽楷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自己对这位显然实力强横的大前辈无法做到心悦诚服地崇敬。
大概就是一种,理智上接受了这个事实,情感上却无法说服自己的状态吧。毕竟百年之前的人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种事情实在不是那么好接受的。
小牡马赶上了它的伙伴,周泽楷看见黄少天侧过头看了他一眼,金色的眼瞳在日光下亮得近乎发白。
和突然反悔了和他的对战那时完全不一样。

“算了。”前辈收回了放在桌上的手肘,黄少天靠回椅背,垂下的眼睫遮住了他的眼睛。他把玩着手里已经空了的橡木杯,“真跟个初级冒险者比试传出去本剑圣的名头还要不要了。”
不等周泽楷再开口,他三口两口吃光盘子里的粗面包,随手抹了抹嘴,摸出一枚金币扔在空盘子里。
“你要跟就跟着吧,不过,”黄少天站起来低头整理佩剑的束带,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仍坐在椅子上的周泽楷,“记得管好你的眼睛和舌头。”
周泽楷点头,起身跟着他出了酒馆,然后看着他轻松找到肯出售马匹的农户,连价都没讲地买下现在骑的这两匹小马和全套鞍具,卖主因为他的阔绰还在他们的褡裢里塞满了粗面包与苹果。
而刚才黄少天说了,龙林城里就有传送阵。
从这个小镇步行到龙林城入夜前也肯定来得及到达,传送阵就在城门口,只要有冒险者徽章二十四小时内通行无阻,但是牲畜禁止进入传送阵,黄少天大可不必花上这一笔钱的。
周泽楷身为新人冒险者兜里必然是半个子儿都没有的,买马的钱也是黄少天用自己墓里带出来的他的战利品。作为原本的魔龙的宝藏,它们被贪财的龙类保养得很好,龙语魔法的力量即使在魔龙被封印百年后也没有消退,每一枚金币都崭新锃亮地像刚从皇家铸币厂里捧出来的一样,被整整齐齐地码放在战利品库的箱子里,差点晃瞎那帮冒险者的眼。
周泽楷又看了一眼黄少天,之前他只觉得急需美酒是骗人的,现在他觉得这位一百年没沾过床单的大前辈其实也并没有那么迫切地需要重温被褥的温暖。
明目张胆地丢在餐盘里的金币,漫不经心地抛给农户的黄金。
他是故意的。

“我们先到龙林,然后从传送阵到七贤城,再由七贤城的‘欹河回廊’到蓝溪城,到时候你在蓝溪镇乖乖等我,我找完我的朋友就来找你。到时候看重新封印那只蜥蜴需不需要你在场,需要你的话再拎你回来,不需要的话就把你扔那儿不管了。”黄少天在马背上还能蹦豆子一样吐字清晰不停不断地说话,“反正靠你这张脸肯定也不愁饭吃,这么多年下来蓝溪城的姑娘肯定多了不少,到时候要是抢着要嫁你就好玩儿了。”
“我……”周泽楷觉得自己耳根红了,倒不是羞的,他只是越发觉得黄少天的言行哪里不对,他想跟黄少天讨论一下金币们的问题,但是完全无法有效组织起语言。
“害羞个毛啊,反正你这张脸在这儿再内向肯定也有女孩子追过的,说真的,我还是觉得比起冒险者,演员什么的更适合你,好吧我看你也开不了口。要是想云游四方的话吟游诗人也比火枪手好啊,你不言不语往那儿一坐,琴都不用弹大把的金币就——”
“砰!”
枪声打断了黄少天的话语,他立刻一夹马腹,子弹擦着他俩中间穿过,小黄马嘶叫着被缰绳控制转过身面对来路,黄少天拔剑在手。
周泽楷摸了摸小牡马的耳朵,安抚着它停住。他没有转身,因为他的面前也出现了三个手持武器脸蒙面罩的人。
谢天谢地,周泽楷几乎要感谢劫匪们终于来了。

评论 ( 6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