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论高级封印结界制作的必要条件 04

*因为被母上拖去逛街所以比约定的迟了一节课的时间

*烧烤节快乐!

04

 

二对六。

准确地说是一个剑客加上一个只剩十发子弹的火枪手对四个近战两个远程的劫匪小队。小牡马不安地喷了个响鼻,周泽楷右手挽住缰绳,左手勾开枪套,转眼间荒火在手。

“啊呀呀现在装备这么差也敢出门打劫啦。”

大前辈悠哉悠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周泽楷举枪瞄准着自己前方三人中的唯一远程职业弓箭手,对方的弓弦也已经拉满,他不敢回头去确认黄少天是不是像他的声音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刚才遇袭时听见了枪声,现在弓箭手已经暴露在自己面前,不知道枪手是还藏在树丛中策应,还是想他的同伙一样依仗人数直接站在路上与黄少天对峙。

“装备再差对付你们俩也够了。”

一个声音,来自背后。

“老大,那家伙的剑不错……”

又一个声音,依旧来自背后。

“我的我的,都别和我抢啊。”

这次是面前,一个手里提着破铜剑的家伙。

“我说,当着主人的面讨论分赃,当我死了不成?你们这群垃圾啊,自己没本事,还要羡慕别人的冒险所得,有本事自己去闯机关啊,只会放冷枪劫道,我都替你们丢人——!”

黄少天的声音再度响起,说到最后一个字时他陡然提高了声音,随即一声马嘶,周泽楷知道他一定是驭马冲向了面前的敌人。

周泽楷一直观察着对面的弓箭手,此时一见他有偏转箭头的趋势,左手立刻扣下了扳机。弓箭手右肩迸出血花,他没想到这个他们观察了一路的新手开打第一步竟然不是扭头去看前辈的状况。

面前的两个近战手持刀剑向他奔来。

小牡马不安地刨地,它只是头扛东西的牲口,今天之前都只驮过个位数次的人,利刃晃眼的光几乎惊得它尥蹶子就跑。

然而口勒上传来的缰绳被拉紧的力道制止了它的行动。

周泽楷勉力稳住马,对着那个提着破铜条一样的剑的劫匪放了一枪。

这一次擦伤了剑客的右腿。

周泽楷抿抿嘴,有些懊恼马匹的不安份还是影响了准头。

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放松了施在缰绳上的力道,小牡马一跃而起,撒开蹄子向前奔去。刚冲出就听见一声枪响,周泽楷再度拉紧缰绳,他手劲出乎意料地大,小牡马口角流出被口勒勒出的白沫,硬生生被他控制着转过头回身面对刚才的战场。

林间湿润的土路上留下了一个弹坑。

黄少天那边已经撂倒了一个人,小黄马对于这样的场面似乎适应地很好,正扬起前蹄打算朝着一个持斧头的劫匪踩下去,原先面对周泽楷的持刀劫匪大概以为周泽楷会驭马冲出战圈,现在正在向黄少天背后冲去。

放冷枪的不在那里。

选位对于任何一个远程都是至关重要的。林间乍看掩护很多,但同时对视角的影响也会变大。要考虑到对队友的策应,又要方便逃跑,可选的位置在周泽楷看来简直是一目了然。

再加上那个弹坑……周泽楷毫不犹豫举枪,对着枝杈间放了一枪。

然后他不等中枪的火枪手从树上掉下来,立马调转枪头瞄准那个背对着他的持刀劫匪。

“等等那个放着我来砍——”

“砰!”

“砰。”

前一声是子弹出膛的声音,后一声闷响则是树上的人终于落了地。

持刀的劫匪大腿中了一枪,摇晃着跪倒在地。

黄少天和周泽楷隔着一地哀嚎的劫匪大眼瞪小眼。周泽楷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一言不发,沉默着翻身下马,放松了勒着缰绳的手劲,小牡马在他下去的一瞬膝盖都差点软了。

黄少天啧了一声,甩了甩冰雨上溅上的鲜血,也不归鞘,杀气腾腾地持剑驭马向周泽楷走来。

“你小子行啊,”他高高坐在马上,“抢人头还抢上瘾了是吧。”

周泽楷抬眼和他对视,黄少天“啪”地一声把冰雨的剑脊贴在他脸上。

“一条恶龙的脑袋还不够是吧。”黄少天把嗓音压得低低的,明黄色的双眼冰冷地燃烧着。“能从大前辈手底下偷人头成就感爆棚了简直爽飞了是不是?”

见周泽楷不回答,他又用剑脊拍了拍他的脸。

“说话啊,憋在肚子里面爽有什么意思,抢人头感言说出来带我听听呗。”

他力道用的不太小,新人冒险者好看的脸被他拍红了一块。他看见对方抿了抿嘴,这似乎是周泽楷发动说话技能的起手式。

“我……只是,想帮忙。”

小菜鸟长着一双湿漉漉的深色眼睛,向上看的时候简直无辜极了。

周泽楷努力憋出了一句解释,马背上的前辈神色不明,他不太清楚自己有没有过关,刚想再努力开开口就感觉脸颊上的剑脊动了动。

冰冷的剑脊沿着他的侧脸滑进了领口。

“你只要乖乖活着别捣乱就行。我要你帮什么忙?再擅自多管闲事的话,我管你对封印结界有什么影响都照宰不误。反正那头蜥蜴被放出来祸害的也不是我的世界了,老子随便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刨个坑把自己埋了,还不用跟蜥蜴睡一个窝。”

黄少天抽剑离开,冰凉的触感还残留在周泽楷的脖子上。

“你给我记住,再也没有下一次。”

周泽楷抚摸着小牡马的口鼻安抚着它,检查了一下马具,把口勒放松了些。忙完这些后他看了眼在一边等待的黄少天,默默地翻身上马示意出发。

“走吧,这群没本事靠自己发财的家伙们就让他们烂在这儿吧。”

周泽楷没有回头,他默默在心里补充下关于黄少天新的疑点。

“羡慕别人的冒险所得”“有本事自己去闯机关”还有“没本事靠自己发财”,他在刺激这些劫匪去他的埋骨地里冒险。

以及……非常明显地排斥着自己。


评论 ( 1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