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ST红与白的搜查档案][白赤白]连廊 05

*因为被母上拖去逛街所以比约定的迟了一节课的时间

*烧烤节快乐!

 

05

 

“赤城桑你确定能在这里找到青木?”

“受排斥的女子高中生躲到无人的僻静处独自享用便当不是漫画必备剧情吗?”

百合根看了看眼前刚离开不久的教会医院旧址:“那万一她选择了女厕所单间我们该怎么办……?”

“你是白痴吗?双亲都是外科医生,这种家庭出身的小孩会选择厕所单间?而且从她……从你听到的关于她的传言推断,很可能她自身根本不在乎同龄人的流言和诋毁。像这样的人选择避开其他学生吃午饭与其说是因为担心校园凌霸不如说只是怕麻烦而已!那么同时满足人迹罕至以及令她舒适这两个条件的地点显而易见就是这里了不是吗?可以一边吃饭一边怀念她亲爱的森老师不是很好嘛。”

“赤城桑!”

“啊,找到了。”

无视了百合根对自己刻薄发言的抗议,赤城左门绕过了面前的矮槭树,径直走向老旧洋楼北侧阴影里静坐在墙根下的少女。

“喂,你为什么要散布自己曾经引诱森凉太的传言?”

百合根惊恐地看着赤城:“等等!赤城桑你在说什么啊——”

“请问,”胸牌上标有“青木”字样的少女出声打断了百合根,她表情平静地抬手将垂下的长发别到耳后,“你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的那位……听墙角先生?”

被提及之前的窘境赤城也不禁尴尬了起来,他刚习惯性地抬起手臂想干咳两声,就意识到了百合根还在场。他强迫自己将手臂的目的地改成自己的腰侧,就着单手叉腰的姿态勉强镇定地开启了赤城左门分析模式。

“首先是你的自身性格,你家境良好成绩优秀,遭遇校园凌霸态度不卑不亢。午餐被洒在地板上后你是用便当盒的布包巾擦的地,”赤城看了一眼少女脚边明显已经洗净的湿布巾,“从这些都可以看的出来你的家教很严,自尊心也很强。你可以接受别的愚蠢的同学用愚蠢的流言将你和森老师联系在一起,但你本人不可能做的出勾引他的举动。

“然后是女孩子们对流言的态度,太过于言之凿凿了。校园流言的初始传播者一般为了遮掩自己的身份不会太铁齿,但是所有女孩都坚信这则传言。这说明:一,有人一直在有目的地控制流言;二,理应重视名誉的受害者一直也在默认这则流言。所以我的结论就是,流言的始作俑者就是你本人。

“森老师在世时你不太可能对他告过白。准确的说像你这样道德标准良好的学生即使是处在万恶的青春期估计也只会将暗恋有妇之夫的情愫埋在心底,但出于某种原因你对森凉太的死亡除了悲伤之外还抱有明显的愤懑之情。”

赤城蹲下身,与少女视线齐平。

“宁可散布流言让大家往因与女学生过从甚密被人撞破羞愤自杀的方向上猜测森老师的死因,虽然说着喜欢对方却毫不在意死者的名誉……我不太明白你这么做的理由。”

青木结衣微微一笑,毫不在意赤城咄咄逼人的态度。

“是的,我爱慕森老师。”她毫不忸怩地承认了自己对森老师有不当的情感,“所以只要能保护他,我不在意损害自己的名誉。”

百合根插嘴:“保护?但是……”

“也就是说,”赤城打断了百合根的话语,“森老师自杀的真正原因可能更加不堪?”

青木歪了歪头,“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现在这样对森老师而言一定是有好处的。”

赤城陷入了思索,“被疑身陷不伦恋自杀名誉受损能有什么好处……不对,”他想了起来,“‘这说起来算是一桩不太光彩的事情’,前田的话这不止是说森凉太自杀是不光彩的事,还指对学校的名誉有损伤!这样流言的散布就会导致校方觉得森老师是为了维护自己与学校的名誉而自杀的!”

“赤城桑?”

没有理会百合根,赤城皱着眉思索,“但是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学校会因此多给家属一些抚恤金吗?”

青木的表情看上去竟有几分怜悯的样子:“森老师的妻子也是一名教师,现在怀有六个月的身孕,等她生产后将会从乡下高中调职来漆川高中。”

“你怎么知道?”百合根问道。

“我下学期就要转学了。走之前不把努力的成果全打探清楚怎么能放心呢?”

赤城左门站了起来,“你真的不知道森凉太真正的自杀原因?”

“不知道。”

赤城看上去更加迷惑了:“那你为什么会主动为了他败坏自己的名誉?”

“事实上并不是我主动想到这样做的,”青木结衣说道,“不过是有人提点了我一下,我想了一下,能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又能实质上帮上他……于是我就做了。”

百合根:“提点你的人是谁?”

少女看了一眼赤城,“这位警察先生想必已经知道了。”

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啊,午休时间结束了。我想应该也没有什么我能帮上你们的了。”青木结衣捡起脚边半干的包巾站起身来,“对了,刚才的为什么愿意败坏自己的名誉……”

家教良好的少女后背笔直地站立着,坦荡地与赤城对视。

“因为我爱他,所以即使不知道森老师究竟遇上了什么事,我也愿意为了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虽然,”青木作出了一个有些颓然的笑容,“我连知晓森老师生前究竟发生了什么的资格都没有。”

“愚不可及。”赤城毫不留情地点评。

青木不置可否地笑笑,向着校舍方向走去。

“那么,失礼了。”

 

“啊——青木这边的线索断掉了,接下来怎么办啊赤城桑?”

“头儿你是笨蛋吗?”

“诶?”

“我们去找那个提点青木结衣的人。”

“原来赤城桑真的知道是谁啊!”

“再明显不过了,头儿你原来真的是笨蛋啊。”赤城忍无可忍地停下脚步仰头怒视百合根,“森老师的遗孀,身怀六甲的孕妇,用老公自杀给自己算计前途的黑寡妇——反正就是她了。”

百合根在赤城的怒视下微微向后仰了一下,“等等前田不是说她还在乡下老家吗?我们该怎么过去问她?”

“四个月后才是同事呢他怎么知道人家会不会一直住在这里就是懒得去收拾遗物罢了……”

“赤城桑!”

无视百合根的抗议,赤城左门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

“地址门牌还贴着,森太太在老家还是就在这里观察形势,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放弃了指责赤城随意拿走森老师的遗物,百合根任命地跟上了他的步伐。


评论 ( 2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