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春暮,翠矣重思。
云气交被,嘉谷应时。

不混圈,不站队,圈地自萌大法好,远离是非保平安。

古剑一苏兰
古剑二乐沈乐本命其他无夏夷则腐向cp杂食
全职周黄周不拆,其它杂食,叶喻王3p好好好
fate言切言,闪恩闪,枪弓枪,枪教授,弓凛
pp只吃槙狡槙和宜朱,二期弃番勿念
日剧ST白赤白
仙三外璇思
仙四云纱,紫纱(然而不吃3p),霄河,青霄(也不吃3p)
盗笔花邪花 ,黑苏
No.6鼠苑
革命机晴艾
雨血殇魂
牙狼炎之刻印表兄弟组
江户盗贼团五叶政弥
武林群侠传谷荆
昭和落语心中菊比古中心
剧版汉尼拔hannigram
Yuri on ice维克多x勇利
终末的伊泽塔公主x魔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喜欢的冷门作品或者冷门cp!!

手速跟不上脑洞_(:3 」∠)_

BGBLGL都吃得下,主要看内容。一般不点推荐,除非特别喜欢的完结文会忍不住试着卖卖安利。

有生之年希望能给每个喜欢的cp都写一篇文。

© 重思隅
Powered by LOFTER

[古剑二][乐沈]逐月09

*我的word告诉我两万字达成

*可是我有写着写着记梗的习惯
*就当我离脱离新人写手行列只差一万字吧=。=

08戳这里


09


“上回与你联系的,是你的弟弟妹妹?”

“是啊,阿夜你才想起来问我啊~”

有了阿夜的帮忙,虽然谈不上日行千里,但乐无异的效率也明显因为同居人的陪伴而提高了不少。不过与此同时,由于撒娇腻歪而浪费掉了时间也明显变多了。

无视对方不满的眼神,机械师丢下手边的活计就蹭了过来。强行挪开阿夜面前的零件,乐无异点开腕间的通讯器把光屏举到阿夜眼前。

“喏,”他指着屏幕上的两个熊孩子,“异卵双胞胎,皮肤黑一点的女孩子是姐姐,白花花的小不点是弟弟。”

沈夜被迫凑近,看见屏幕上冲着相机笑得灿烂的一双姐弟。“你很喜欢他们。”

“当然啦。”乐无异自豪地回应,“不过有时候也烦,太能闹了,猫嫌狗厌的。只要我在家就休想得闲,可以说我跑来这里闭关主要就是为了躲这两个小祖宗。”

说着他又笑了起来:“这么说起来我能遇见你还要谢谢他们呢,回去给他们发糖吃。”

不止是遇不上他,倘若不是不胜干扰的机械师剑走偏锋找了这么一颗不着人烟的小行星来闭关,飞行器内驱损毁严重,被迫降落在这里的他恐怕都无法顺利在渴死前联系上外界。

“不能吃糖了。”

“诶?”

沈夜食指点向光屏,光线被扰乱,无实质的屏幕上乐无异幼弟雪白圆润的小脸蛋被他的动作戳出了一个小小的梨涡。“看年纪快换牙了,这时候要戒甜食。”

乐无异愣了愣,然后突然抱住他,毛茸茸的自来卷在他脖子边蹭个不停。

“他们还有半年才满六周岁呢!”他笑个不停,头顶心翘起的一撮毛扫着沈夜的鼻尖,沈夜皱着眉用手挡住那撮调皮的头发,艰难地忍住一个喷嚏:“提早预防为好。”

埋在颈间的年轻人仰起头来看他,琥珀色的眼睛清清亮亮:“阿夜你肯定是个特别好的哥哥。”

沈夜沉默片刻,把挡在鼻子前的手放到他头上,轻轻地揉了揉。

“并不……算得上好。”


“哥哥?”梳着双马尾的女孩抱着兔子抱枕出现在门边,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身子窥探门里的情形。沈夜看见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念动数个音节,透明的屏障解除。他从座位上起身,迎向开心地扑向他的妹妹。

“小曦今天怎么这时候来找哥哥?”大祭司单手就抱起了他的幼妹,放轻了声音细语哄着她,沈曦歪靠在他的肩上,精致小巧地像个人偶娃娃。

小姑娘挨着她哥哥的耳边唧唧喳喳地说话:“静萍姑姑说哥哥前天教会了小曦一首歌,对着小兔子唱完了它就会转圈圈跳舞给小曦看。可是小曦现在想不起来了,哥哥再教我一遍好不好?”

“那首歌静萍姑姑也会唱呀。”

“不嘛~小曦想自己唱给小兔子听,哥哥再教我一次好不好?”

沈曦伸出纤细的手臂,用比雏鸟大不了多少的力气环住沈夜的脖颈:“这一次小曦会很努力很努力记住,再也不会忘记的!”

她感觉哥哥的喉咙颤抖了几下,就像她每次想起爹爹,觉得害怕时那样。

“好,那哥哥教你。”

女孩稚嫩的童音断断续续地哼唱起对她而言难得过分的古老音节,被放置在特意清空出来的桌面上的兔子样貌的抱枕软软地动了动它的耳朵,见它不肯跳舞,女孩的歌声里不由带上了惶急。

低沉的男声响起。

那声音厚重而沉稳,鼻音却十分温柔,轻轻安抚着女孩,童音渐渐平稳下来,和着男声一起,吟唱着欣快的祷文。

不知道什么时候,兔子抱枕动了起来。它像个老派绅士一样向沈曦弯腰致意,直起腰来又俏皮地冲她晃了晃单只长耳,沈曦“呀”地被逗得笑出了声,祝歌断了,但是玩偶仍在沈夜哼唱的引导下,摇头摆尾,一蹦一跳地转圈舞蹈起来。

最后沈夜渐渐停止了吟唱,兔子抱枕停止转动,轻轻一跃蹦进了沈曦张开的双臂中。沈曦抱着它,意犹未尽地原地转了个圈。

“哥哥唱的真好听!”

沈夜蹲下身与她平视:“那小曦学会了吗?”

沈曦撅起嘴巴:“太难了……小曦明天再来学好吗?”

沈夜长久地看着她,末了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顶:“学不会……也没有关系的。”

身着华服的祭司笑得无奈而忧伤,“哥哥天天唱给你听。”


“你不是说内部操作系统已经全部损毁了吗?”

乐无异趴在阿夜坠毁的飞行器外壳上,半个身子探进机舱里,回答的声音闷闷的:“但是手头上样本不足,老哥的运输船后天才到,我老哥这个人要是让他提前给我送研究样本他能拉一个在役舰队过来。先用阿夜你的飞行器研究一下啦,虽然肯定彻底修不好了但是也能有点启发嘛~”

其实强行修复的话不说完全修好,他至少有五六成的把握能唤醒这台飞行器的操作系统,不过一来修复需要的工具这里不够齐全,二来没有这个必要,乐大机械师要制作的超长距离自由移动设备的内部操作驱动系统肯定要全新设计,这种小型飞行器搭载的内驱系统只能让他现在临时解解手痒撑到后天。

至于三嘛……乐无异偷偷瞄了一眼飞行器下方仰头看着他的阿夜,第一任务是弄清美人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高堂安在姊妹几何才好上门提亲呀!

其它的事情通通往后排。

所谓美色误人。

乐无异又鼓捣了一会儿,从机舱里拔出了上半身,“阿夜,你这个飞行器是声控的对吧?你来试下启动口令,应该能有点反应。”

“……好吧。”

阿夜上前几步,乐无异拉了他一把,两人并排坐在歪斜着扎进小行星地表的已毁飞行器的外壳上。乐无异没有松开手,歪过头看着他。

“看机舱,不是说要测试吗?”

乐无异把头转到机舱那边,偷偷从眼角看到阿夜双眸闭起眉心微皱,深吸一口气,嘴唇轻启。

他听见了歌声。

乐无异一直觉得阿夜的声音很好听,但他没有想到阿夜唱起歌来是这样的感觉。歌词是他听不懂的语言,发音听上去十分晦涩,旋律也很简单,听上去应该是四声或者五声音调的曲子,但是歌声却十分温柔,唱歌的人连吐息都是轻轻的,像是在安抚、保护着谁。

乐无异听得痴了,呆望着阿夜,一曲终了,阿夜张开眼睛看过来,他才想起来刚才完全忘记观察机舱了。

“好阿夜你再唱一次!这次我绝对不看你了!”

他告饶撒娇,许诺利诱,好半天后大概是成功把阿夜磨烦了,摁着他的脑袋朝着机舱,匆匆又唱了一次。

这一次在温柔的歌声里,机舱里的显示屏和键盘都亮了起来,然而乐无异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他们上面没有字符没有乱码,只有一个个巴掌大小的各色风车型图案在屏幕上转着圈流动。

好看是挺好看的,但是很显然内驱系统是救不回来了。

阿夜唱完第二遍,风车们也消失了。

“果然彻底坏掉了啊……不过还是多少有点启发的!”乐无异晃了晃还和阿夜握在一起的双手,“谢谢阿夜啦!”

阿夜由他拉着跳下了飞行器,跟着机械师向厨房走去。

“今天晚上做松鼠鳜鱼吃!”

乐无异心里想着饭手里牵着人,兜里还揣着录音,理想只剩一步之遥,简直已经走上人生巅峰。

但觉此时此刻,应有尽有。


评论 ( 2 )
热度 ( 27 )